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嘉瑞】PVP.

嘉瑞 一半网游一半校园
ooc注意
我是真的不会起文章名...。
天刀背景还会有另一个故事
n....技能瞎胡的'.....
防沉迷真的恶心。作为受害者之一。



     不知你们可否听过一个名为天涯明月刀的网游?它呀,不走寻常路,在战斗方面只能说是寻常,但在剧情风景上,可谓是顶顶尖的。

     所以也相当受人追捧。格瑞耳机挂在颈间指尖在键盘上飞舞,手持一柄长刀的白发少年也随着动作一砍一劈,技能cd时便操纵着角色四处跑跑引怪。待三秒cd结束时周围也聚了一堆无名盗贼,食指轻轻一敲数字键,少年抽刀猛地往前一送斩入贼人胸口,格瑞右手滑动鼠标放大视角又接了一个aoe技能,只听闻几声惨叫,少年收刀入鞘原地待机,屏幕右边任务栏也跟着换上“任务完成”四个字。

     格瑞松开键盘伸了个懒腰,现在已是深夜十二点多,怎么看都不是做任务的好时间,可偏偏,偏偏只有这个时间点他才能做做支线任务。

     而罪魁祸首在他身后睡得正熟。

     那便是他的舍友,嘉德罗斯。他们两像是天生不对盘,在高中入校第一天就因为一些事杠了起来,格瑞也是人生第一次遇到一个人能单方面吵架吵三四年的家伙。

     好吧,并不是单方面。但最初确实是的。十五岁高一的格瑞以全市第二的好成绩考入凹凸高中,巧的是那一届的状元也在这所学校,他俩的分数线不过差了两分,一开始格瑞是不放在心上的,想着也许是个相当的对手,少年的傲气固然比天高,但也确实有这个资本。

     可对方不是什么同龄少年,嘉德罗斯那时只是个九岁孩童,一路凭着聪明才智断断续续跳了四五级,也是当地有名的神童。

      争强好胜,心高气傲。

      嘉德罗斯初来凹凸高中时依旧不屑,对他来说学习如呼吸般易如反掌,除了经验他什么都不差,或许还差个对手?

     格瑞在校门口遇到的嘉德罗斯,分数排名印在红纸上明晃晃的挂在告示栏,前几名又是特殊的放大加粗黑字,想忽视都难。银发少年把自行车停到一旁单肩背包走到红榜前,许是来的早周围还没什么人,抬头第一眼便是那排行第一右边的四个大字:嘉德罗斯。

     格瑞默默把名字念了几遍,也不知哪来的第六感,他总觉得有种现在不避开这辈子都会避不开的感觉。但少年人哪信这个,姑且是记住了名字,转身刚踏出一步就被撞了个正着,他后退几步靠上告示栏稳住身体,还没来得及说着什么就被呛了回去。

   [靠,渣渣闪开点,碍事。]

     哈?格瑞抬眼,是个金发比他略矮的孩子,一脸不爽看着特别眼熟。但这里已经算是校内,严密的安保措施不可能随便放小孩进来,唯一的小孩就是嘉德罗斯了。

     一如传闻中的高傲。不想多生事端,格瑞拍去灰转身走向校舍,住宿生在开学初总是有很多事要忙的,学校很大估计也不会再遇到嘉德罗斯。

     可是宿舍是按成绩分的,教室也是。

     宿舍是类似公寓的二人间,两室一厅一卫一厨,可以说是相当优厚的待遇了。门前的住宿人那清清楚楚挂着他和嘉德罗斯的大名,格瑞皱皱眉勉强算是接受,傲气的人他也并非没有遇到过,井水不犯河水便是。

     直到深夜他的舍友才姗姗来迟,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先是行李砸地咣的一下,又是少年吵吵嚷嚷的童音。

   [你就是第二的格瑞?]

   [嗯。]

   [嗯...还算不错嘛你,来比一场吧!]

     神经病吧这人。格瑞反手关上房间门全当没听见,他还有一堆副本没清日常没做pvp没打,很忙的。

     事实证明拒绝对嘉德罗斯并没有什么用,第二天从第一节课开始嘉德罗斯就侧着身一直盯着自己,一下课就连翻两排座位过来尬聊。

   [格瑞早上好啊!]

   [嗯。]

   [下节课要到实验室去吧?]

   [嗯。]

   [中午去食堂吃吗!]

   [嗯。]

   [来跟我比一场!]

   [不要。]

     格瑞放下书本揉揉太阳穴,这种小把戏是有多傻才会上当,况且就算要比,比什么,成绩吗。一手推开嘉德罗斯凑到面前写满不爽的脸,相比之下还是实验课更吸引他。

     实验课结束后到下午嘉德罗斯都没来找过他,还在想着是不是自己太过分了,格瑞刚翻开书一张张纸片哗啦一声雪花一样散落在桌,上面用各种语言写着他的名字,和一些五年级水平的挑衅。

     受不了了。晚上格瑞又从作业试卷里抖出一些类似纸条,他是冷淡又不是没脾气。这么想着格瑞拿起那叠试卷一把摔在嘉德罗斯面前,撸起袖子拆下发带刘海往后压,言简意赅。

    [决斗。]

     谁家的决斗会是打游戏啊!本以为格瑞终于想通要和自己一较高下,嘉德罗斯刚准备解开扣子就被拽着进了房间,又被一把按在椅子上正对着电脑屏幕。

      ...搞什么?还有点懵的嘉德罗斯眼睁睁看着格瑞半挡在他面前熟练的点开游戏登录账号,一身黑衣半遮面的女子站在一个类似竞技场的地方,格瑞又点开技能面板,随意交待几句算是新手教程。

    [我的号,半小时看技能,装备随便你改,等会JJC solo,输了就别来烦我了。]

     靠这家伙原来这么傲的?!嘉德罗斯睁大眼睛好胜欲被激了个彻底,他夺过键盘迅速浏览起技能描述,区区一个游戏能难到哪里去!

     还真就是这么难。格瑞隔着一个房间都能听到嘉德罗斯一连串愤怒的国骂,无非是技能效果不如意cd接不上,到底还是太年轻。少年难得高兴到勾起嘴角,转转笔觉得作业上的题目都变得可爱,他也没打算真的去和嘉德罗斯打竞技场,只是给他找点事做罢了。

     结果才二十分钟,嘉德罗斯一手举着笔记本推开门,电脑往格瑞面前一放示意自己准备好了,指尖用力过度敲打键盘都泛起了红。

     格瑞也不过多言语,作业往旁边一堆拿出自己电脑上游戏,在门派地图找到一个僻静角落回车一敲发出坐标。五秒后女子传送到自己面前,鼠标双击两下旗子往地上一插。

   [请赐教!]

     上来便是女子先出手,一步位移上前突刺,趁格挡瞬间又接一招笑红尘压制对方,一旦压制住接下来一套连招砍成半血不成问题。

      男子也不慌,右跨一步躲过刀锋抓住对方手腕一把摔出三米远,僵直期间一声口哨唤鹰前来助阵。女刀客迅速翻起身又是一个正面突刺,来的好!

     格瑞眯眼手下键盘声不停,硬抗一波伤害后转换视角迅速预判走位放了个大,新手思想很容易猜,不出所料女子闪避时正好踏入伤害范围血线不断下滑,嘉德罗斯暗骂一声愈发用力敲击键盘,一个抱月强行打断后撤数步。

     可惜还是没躲过,格瑞回敬了个他第一步的技能,上前突刺一步带走,女子捂住腹部倒地阵亡,格瑞看了看自己血线,也不过差一招半式危险的很,要不是对方新手可能胜负还真的难说。

    [靠不服!再来!]

    [不来,这是我的号,不借了。]

     格瑞合上笔记本,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会耍赖,看着嘉德罗斯一副吃瘪的样子也对得起自己忍了一天的闹腾。拿上挂在椅背的换洗衣物走向浴室,今天才是开学第一天,新生活的开始啊。

     但是新生活也包括半夜被叫醒这一项。格瑞睡得正香猛地被摇醒,他眯着眼看了看外面,天还蒙蒙亮。嘉德罗斯看他一副还没清醒的样子几乎要上手。

   [格瑞!那游戏怎么回事啊!怎么只能玩三小时!]

   [未成年...防沉迷...]

   [哈?!那你不也没...]

     话还没说话格瑞一手勾过对方脖颈压回床上,抱抱枕一样团在怀里,他是真的很困很困,再次闭眼睡过去之前他还好心踢了点被子分给嘉德罗斯,对方也没了声,一夜好眠。

     安安稳稳过了一个礼拜,第二周的第一天嘉德罗斯把格瑞堵在房门口,反手锁门大有着不打jjc不让出门的意味。

     格瑞也难得答应了,毕竟嘉德罗斯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对手。他刚上游戏就接到一个好友申请,名字熟悉的很,是最近神威门派新上的首席弟子。想必就是嘉德罗斯了,然后格瑞就做了个他后悔了好几个月的决定,他点了同意申请。

     接下来的游戏生活简直令人恐惧。深夜刷完任务的格瑞陷入沉痛回忆,到哪都能遇上嘉德罗斯,野外一言不合就动手,他俩的关系一栏常年挂着仇人之名。安全区里就各种点切磋,别说打副本了连日常都没法做。

     可也没办法,自己点的同意能怎么办,只能另寻他法。后来就趁着嘉德罗斯睡觉时他来刷刷日常,还要时刻注意身后动静,打个游戏活像偷情似的。

     等一下,说起来为什么会和嘉德罗斯睡到一起啊。

     恭喜盲生发现了华点。自从第一晚他把嘉德罗斯当抱枕睡了一夜后就莫名变成了一起睡,另一间卧室硬是成了杂物间。

     格瑞叹口气搞不懂自己,刚准备关电脑就被拍了下肩。大半夜的,突然被拍肩,想象一下,格瑞惊的下意识就要打过去,又想起是嘉德罗斯,来不及收回手只能放低打上椅背。

     痛...。

   [大晚上你不睡干嘛啊...]

     嘉德罗斯好像也没醒,打了个大大的哈切,拉住格瑞手腕拽上床又往里面踹了踹,随后躺下心满意足的抱住格瑞,顶着一头乱发在对方颈间蹭了蹭确认是自己的所有物后安心睡了过去。

    格瑞倒是完全失了睡意。他背对着嘉德罗斯,对方手还放在他腰间传来一阵阵热意。像是突然开了窍,格瑞耳朵尖像是烧起来一般红的彻底。他顿了顿放轻动作转身与嘉德罗斯面对面,小孩睡得很熟还能听见几声梦呓,喊的都是自己名字。

    格瑞深呼吸几下靠近对方,触碰到的瞬间又往上挪了挪只亲了下脸颊,就只是这样也让他红了脸,格瑞又翻了回去背对嘉德罗斯,也就没看到他睁了眼,明亮的金瞳里满是笑意。

end.

评论(1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