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雷卡/安卡】这种未来不曾听闻 ①


  • 雷卡,安卡

  • 有修罗场剧情注意!!
    试试水,不好再删

  • 超级oooooooc注意!!!!




街边拐角处的咖啡厅。


正值饭点,店里冷冷清清的就连服务员也是无精打采的站在柜台后,头一点一点的快睡过去。


卡米尔指节轻扣桌面,他不喜欢店员随性态度,可这家店的甜点实在令人难以割舍,真是难办。


[一份黑森林,一杯奶茶和冰果汁。]


小心翼翼端着甜点找了个窗边的位置,他对那儿情有独钟,视角独特,能观察到所有动静又可以不被注意。


卡米尔脱下校服外套挂在椅背,他用胃疼请了半天假,本来是两节课时间的,但似乎平日里的乖巧让他额外得到了许老师的关照。


待蛋糕上的巧克力微微塌下,安迷修才出现在门口。他像是从哪儿匆匆赶来的样子,脸上还带着伤口。


[抱歉卡米尔,路上遇到了恶党,莫名其妙就打了一架。]


大哥?料想到了会翘课可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卡米尔点点头示意谅解,从包里找出纸巾和创可贴替安迷修拭去血迹处理伤口。


待一切弄完巧克力已经开始融化,黑发少年略带遗憾的小口品尝起来,黑森林的微苦缓解了奶茶的甜腻。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一些校园日常趣事之类的。


卡米尔咽下最后一口蛋糕,指尖捻起一开始就留在一旁的樱桃的梗,果肉贴上已经有些发呆的骑士唇角。对方脸一红咕哝了声谢谢一口咬下樱桃,伸手取下樱桃梗的时候与少年相触,像是被电了下般猛然收回手,转过头去咀嚼口中水果。


真的是很直白的骑士先生啊。纸巾抹去刚刚沾上的果汁,卡米尔把餐盘挪至一旁准备提出正题,却又突然被打断。


[卡米尔,啊抱歉打断了你,但是这件事很重要我想先说。]


少年默不作声算是默认,很少见安迷修会主动说着什么,还是一脸不好意思又坚定的样子。


[可能有些唐突,但是我是认真的。卡米尔,我想以结婚为目的与你....]


话音未落落地窗传来的一声闷响盖住了语言。两人皆是一惊,安迷修下意识起身挡在对方身前,看清窗外人后眉头一皱彻底把卡米尔挡在身后。


不巧,来的正是雷狮。


他在附近站了一段时间了,具体来说大概就是从安迷修进店的那一刻开始算起。他倒是没想到平日里不爱与别人打交道的自家弟弟能与那个傻逼骑士相处的如此融洽。


无名火从卡米尔处理伤口的那一秒开始烧,到现在已是熊熊烈火。这么看来那封信说的倒是事实了,他嗤笑声抬步上前,既然如此把源头抹杀了不就好了,谁都不能把卡米尔从他身边带走。


所以雷狮一脚踹上玻璃打断他们,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听到,指了指身旁空地。


[安迷修,滚出来。]


他看着那个傻逼转身对着卡米尔不知说了什么,随后两人都走出了店门,哦外套还忘在了椅背上,真蠢。


卡米尔急匆匆跑到自己面前,刚想解释什么就被另一人看了下来。雷狮侧着头目光不善的盯着安迷修,他倒是想听听这个所谓骑士能说出什么话来。


[恶党,不,雷狮。我对你弟弟是认真的,我会对他好....]


[安迷修。我看你不仅脑子有病眼睛也瞎。]


[动我的人你他妈是想死是吧?]


[你知道卡米尔什么就嚷嚷着对他好?我也真是奇了怪了,他撒谎的毛病也是你带出来吧。]


雷狮握了握拳只觉得浑身关节都在叫嚣着冲上去揍他一顿,但在那之前还有另外一件事。卡米尔低着头走到自己身侧。


[大哥...!我没...]


[没,没有什么?没撒谎还是没答应?你也真是能耐了。]


今天也真是有够刺激了。雷狮松开手卸了力道,他不信那个未来的自己没有阻拦过,况且对方是那个口口声声都是骑士道的家伙,武力也解决不了问题。


那就直接从卡米尔这下手吧。他一把揽住少年肩膀,无视僵在原地的安迷修转身往家里走,语气依旧严厉但也撤去了杀气。


[卡米尔,回家之后我有话对你说。]


tbc.

我的妈这修罗场写的我,爽啊!!!!(不是
接下来的剧情,我就,还没想,来讨论吗!!

评论(25)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