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凹凸世界】一波搞事

如题,群里的一波搞事x

是文手连文,来自七位搞事佬

七个顺序猜对其中一个都有奖!点文点图还有亲亲(不是

随便猜,给个面子瞎评论也行啊(



老大

“充满了希望的凹凸大赛?呵”一片漆黑的窗前某个声音出口嘲笑道,“碾碎一切不实际的想法,带给人们压迫和恐惧——那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只能模糊看到轮廓的人转过身来继续道

“参赛者的数据备份怎么样了?”

“一切正常大人.”

“很好那么就一起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吧.”

如果什么都不祈求,将所有的希望摒弃.........是不是现在仍然可以笑出来?

如果那天没有相遇的话

大家........

这就是命运?

 

 

 

老二

“真正的比赛,开始了。”

……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乌云散去依旧是艳阳高照,无声无息中参赛者的人数已经由数千人缩小到了百人。

……这就是“退场”吗?

空旷中站立着的紫堂幻环视着周围,重伤甚至昏迷的同伴,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是那样的真实,死亡原来一直都这么近。

 

 

 

老三

紫堂幻爬起身跌跌撞撞的往森林走去,满身血污的同伴化成星尘的景象还映在眼前,绝对不想要变成那样,不变强不行。

仿佛一夕之间所有都恢复到预赛开始的时刻,原本破烂不堪的森林也被迅速修整好。紫堂幻抬头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两个紫发背影,和身后的猛兽。

[欸,你,你们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林和陆会站在那,明明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鬼狐残忍杀害,明明早已化为尘土啊!

紫堂幻颤抖着唤出斯巴达,他的两个兄弟一言不发的沉着脸向他走来,距离近了些才发现林腹部的刀口还在淌血,完全是一副非人模样。

 

 

 

老四

紫堂幻颤抖着,他握紧拳头想要退后,但是对方的惨状又让他止住了脚步。
同样精疲力竭的三个小斯巴达还是努力挡在紫堂幻的面前,这让他勉强扯出一个笑,站稳了身子。
“嘁,这不是废柴吗……”
捂着伤口倚在陆身上的林开口就是和以前没什么两样的嘲讽,只是重伤显然让他恶劣的语气显得有些有气无力起来。比起还有余力挑衅紫堂幻的林,紫堂陆则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身后的那只幻兽则吼了两声,满是看到猎物的兴奋。
“我、你们……”
紫堂幻想说些什么,但他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安慰这两个平常欺负自己的人?或者落井下石嘲讽一番?他哪个都不想做。他只想赶快离开这里,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然后能和金还有凯……能和金平安无事地会合。
也许是预赛结束了的缘故,操作系统出了变故,之前能够使用的一切联系方式好像都失效了,使用积分购买食物和道具的功能也全数瘫痪。紫堂幻不敢深想他要怎样才能找到伙伴们,他现在只能紧紧照着这个目标继续努力着。
“怎么?看到我们现在这个惨状,感到害怕了?”
陆啧了一声,紫堂幻不明白为什么这种状况了他还有力气说这种话,他从来就没理解过这些堂兄的想法。
“你这个废柴能通过预赛,还真是运气好啊。不过接下来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别一不小心死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连帮你收尸都做不到。”
‘我才不需要你们来帮我收尸!’
紫堂幻很想这样吼回去,可他看了看小斯巴达们疲惫不堪的样子,咬咬牙又忍住了。
“我……”
他最后从自己的背包里翻找了一下,拿着前不久兑换的伤药小心地放在地面上。
“这个给你们。”
然后紫堂幻转过身就跑,往自己之前计算好不方便追踪的树丛跑去。
就当是作为紫堂家的人,最后帮你们一下吧。紫堂幻在心里想,虽然他并不喜欢和他们一个家族拥有同样姓氏的自己。
而不知道为什么,那两兄弟也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紫堂幻跑走,没有动作。

 

 

 

老五

「呐,林……」
「什么啊,那个废柴就这么跑了?」紫堂林垂眸看了一眼那瓶伤药,摇摇晃晃似乎是想要把它捡起来,可怖的伤口时不时露出已经有些腐败的暗色血肉,「系统都出了故障,那个家伙是怎么拿到……」
「CUT!!!!!!」
「紫堂林!!又是你吃了ng!!!!!刚才那个镜头不合格!!」
「你应该表现出温和与欣慰来!!!!!你怎么光是不屑了!!!!!!你是爱你弟弟的!!!!!!休息十分钟重来!!!!!」
导演的怒吼依旧震的人耳膜发疼。
「是是。」紫堂林吐了吐舌头 。
啊啊,好烦今天中午盒饭又没有鸡腿了吧?
陆走过来,安慰似的拍着他的肩,「没关系的,作为一个新人你已经很好了。而且我们演的也是配角。如果演技上面遇到困难,可以去咨询一下幻,虽然是弟弟,丹毕竟算是演艺圈的前辈嘛。嗯……或者去问问丹尼尔也行?」
林叹了口气,「丹尼尔那是什么人物啊,大咖,天王,演艺界的一哥,我跟他说话都感觉从他身上散发出上位者的威压。」
「那是你没见过他带大的那个童星。似乎只有九岁?就整天叫演技不如他的人渣渣了。」,陆顿了顿,「要说好脾气的话,金和幻都是可以的。」
「陆,林。」
二人回头,就看见紫堂幻小跑着过来。
「啊,抱歉啦幻,我又让你吃了一次ng。」
「什么啊林哥,拿出你说[我们紫堂家不需要好好梳头的废物]时的气势来啊!!!!」紫堂幻双手拍在紫堂林的肩膀上,「这一场拍完之后就是我们和[雷狮成年团]的四位前辈的对手戏了!!!!!兴奋起来啊!」
「ACTION!」

入夜。
「啊,第二次一下子就过了啊。」紫堂幻伸着懒腰。

 

 

 

 

老六

紫堂幻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冷战。今天所有的镜头都结束了,因此他打算去周围走走。
这里是影视城,一入夜,就显得有些寂寥了。紫堂踢开了一个啤酒罐,清脆的声音一直向前从看不见的地方传来。
啤酒罐大概是雷狮买来的其中一个。那位公子哥是个好酒的人,虽然抽烟喝酒烫头似乎都很在行,但对酒的热情是最高的。
一想到那个垒得整整齐齐的啤酒瓶塔,紫堂幻就忍不住打了个颤。却又忍不住开始回忆起了与雷狮四人对戏的过程。
那的确是让人打直冒鸡皮疙瘩的精湛演技。他忍不住想。
剧中
布置场景的道具师把森林里的树木做的很逼真,就连叶子本身会刮伤皮肤的特点也还原了出来。紫堂皱了皱眉头,由于过于着急,皮肤似乎被撕裂了几个小口。钝痛渐渐散开。
他看向远处的悬崖,那是个足够陡峭的山崖。仔细看似乎有阵炊烟升起。深知自己弱小的紫堂,这下犹豫了。
已经无法和任何人对抗的垫底却需要别人的帮助,不是所有人都像金那样善良,对待朋友掏心掏肺。
过久没有进食导致的头晕开始了,眼前的一切似乎有点浑浊。紫堂这下子不敢多想了,只怕眩晕的症状愈演愈烈。
依靠在树上,他勉强抬头仰望着天空。却意外发现被风吹来的炊烟的位置被蓝色的雷光所替代。伴随着电流碰撞的声音,隐隐约约能听到泄出的交谈声。
“随便你们,只要你们....。”后面的声音全部被铺天盖地的噪声所覆盖。紫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耳里所接受的东西。似乎鼓膜破裂也不过如此。他尽力让头脑在这阵冲击中保持清明,却收效甚微。双腿被恐惧弄得直打颤。
发出攻击的是谁,这个答案几乎和送分题一样堆在眼前。
“糟了...是雷狮...”
闯入视线的是一双黑白色的运动鞋。紫堂幻实在是笑不出来,也没话可说。只好低着头看着那双明明是难洗的色系,却意外感觉得挑不出毛病的运动鞋。
“你.....”
紫堂依旧低着头,他觉得自己快昏过去了。名为饥饿的海水浅浅漫过额头,一直没顶。
他实在是撑不住了。一天下来,大幅度的运动只靠根本没有扒进嘴里的午饭是不够的,除非是经过训练,否则根本没有办法支撑下去。
雷狮看着对面那个靠在树干上的紫堂,还以为他是忘词了。不由得想扯着对方的领子发火,但仔细一看却发现是明显的低血糖症状。
“喂!那边的场务!.....”

 

 

 

老七

场务极不耐烦的过来,刚想开口问这大爷怎么了,却看到雷狮身后的紫堂幻面色苍白情况不怎么好,忙抬手将人架起来带到阴凉地儿去。
雷狮屈指搔搔鼻梁,往自己的休息处走过去。还是去翻翻剧本准备先拍下一场吧。
剧组的医务人员给紫堂幻输上了葡萄糖,过了一会儿他便醒过来了。他动动有些僵硬的脖子,一转视线就看见正在进行下一场戏的雷狮。
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多强大啊,一次过两回就认为自己已经很棒了么。
直到剧组今天收工,紫堂幻都没有再被导演叫过去进行拍摄,他幽幽叹口气拍拍屁股竖起衣服领子准备回自己的小公寓,却又一时兴起绕着影视城转起了圈。
绕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紫堂幻突然迷茫了一下,他依稀记得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死胡同,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十字路口来?
他往前踏了一步,然后听见“啪”的一声,仿佛踩到了一个电灯开关。
有声音徐徐响起,有着3D立体音效一般。
“欢迎来到凹凸大赛。”
那是一个低沉的男音。

 



好就是这些!然后艾特搞事群众hhhhh

@owen的烤箱君 烤箱

@agate&opal 光留

 @you are stupid🍤🍤 阿虚

 @✟·†  陌羽

 @Astray  醋栗

 @阎叁  阎叁

然后还有个我hhhhh

估计蛮难猜的x不过随意来吧hhhh猜中有奖

评论(12)

热度(45)

  1. Astray冬箐 转载了此文字
    来了2333如果有人猜的话……猜中点文吧【躺
  2. 陌羽†冬箐 转载了此文字
    搞事情的连文,如果猜得中我的话就画个点图吧_(:з」∠)_不嫌弃我的画风的话(什么你还有画风?)
  3. 阎叁冬箐 转载了此文字
    猜猜看?猜对……emmmm……点cp,我开车。
  4. owen的烤箱君冬箐 转载了此文字
    总之RT猜中的话有文手画画和文手写文两个选择哟(b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