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嘉瑞】总裁和明星

  • 嘉瑞 

  • 明星x小粉丝

  • 没错我又瞎起名了,群里的活动

  • ooc注意!




S市。


深夜依旧灯火通明的街道上人来人来,位于市中央的巨大荧幕闪过几个画面最终定格在一身轻巧劲装精灵模样的白发少年,一柄锋利柴刀在他手中如匕首般灵巧,下方字幕也随之放大。


『7月,电影“烈斩”隆重上映!主演:格瑞!』


嘉德罗斯身处对面大厦顶层,他靠在落地窗边盯着银幕发了会呆,然后又忍不住笑起来,拿出手机给秘书来了个紧急call。


[喂,定一下xx影院格瑞电影上映的第一场次,要包场。]


没错,堂堂圣空集团总裁,是一个明星的千千万万小粉丝之一。


和千千万万粉丝一样,每天抱着印有格瑞剧照的抱枕醒来,四周墙壁都用海报糊满,用的小到钢笔大到装修样式,全――部按着自家明星喜好的来。


这么说也不对,好歹是个总裁追星追成这样说出去他不要面子的啊,况且嘉德罗斯可比那些只会尖叫的小迷妹从容多了,从容到他可以面不改色的和格瑞面对面问好然后下一秒疯狂互殴。


行了他就是单方面殴怎么样吧。


想到这就忍不住低声咒骂,格瑞那家伙身手这么好和他过几招会死啊,明明拍武打戏时提到用替身还会蹙紧眉头拒绝,到真正让他跟自己打了反而不愿意。


超过分。


嘉德罗斯一敲办公桌当做法院的锤子判定格瑞有罪,判刑终身监禁,不给任何辩解机会。


这么想着又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打起字来,调出聊天界面几个抖动过去。


[干嘛。]


对方回的倒是很快,偏偏语气依旧冷淡。嘉德罗斯冷哼一声几乎能猜到格瑞在屏幕后拿着手机一脸冷漠,又或者刚拍完一段戏靠在椅子上透露些许疲态。


[回来吃饭。]


[没空,女四卡对手戏。]


啧。


一脸不爽的总裁缩小聊天框一边歪着肩打电话给格瑞助理一边在网上搜那鬼知道从什么地方给自己加戏的女四,显然网速比电话快的多,点开链接女星的生平简介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眼前。


略过名字性别三围等一系列无关信息,嘉德罗斯鼠标滚轮一滑拉到最底下,参演作品一栏全都是些校园言情或者穿越神剧,没一个能入眼的作品。


与此同时电话在滴滴两声后也被接了起来,小助理像是背着格瑞偷偷摸摸躲在角落接起来的,声音又小又可怜。


[啊...嘉德罗斯先生,格瑞的话还在拍戏中,有什么事吗...?]


可千万别有事啊,小助理哭丧着脸又看了眼还在场地中央背台词的格瑞,上一次这位金主打电话过来还是个陌生人,扬言要见格瑞一面,他当时以为是粉丝来电也没在意,谁知道第二天这位粉丝就搂着自家明星肩膀站在自己面前,两个人还都浑身是伤。


小助理看着两人臂上的乌青一时无言,一抬头看见格瑞嘴角的创可贴差点原地起飞,哪有粉丝见面和偶像打架的啊!哪有打架打脸的啊!明星靠脸吃饭他不知道啊!


他还真不知道。事后嘉德罗斯坐在办公桌前面对来势汹汹的小助理还开心的笑了出来,有为自家明星讨公道这份胆量还是值得欣赏的。


但是不行啊,粉丝群里有一种很可怕的分类,叫毒唯粉,见不得偶像和其它明星拉拉扯扯闹绯闻的那种,而不巧的是,嘉德罗斯不仅是毒唯粉,还是老公粉。


格瑞脸受伤不能接广告?这不正好吗,他又不喜欢这类事。


小总裁两腿一抬架在桌上就差把心情好三个字写脸上,完全没把临近崩溃的助理放在眼里。


不喜欢归不喜欢,作为明星曝光率少不了啊!要是过气了怎么办啊!


小助理也干脆自暴自弃的和对方吼起来,他当然知道凭对方的身份仅一句话自己就会失去这份工作,但那可是嘉德罗斯,一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曾因为合作对象一句嘲笑格瑞自恃清高的话而痛殴对方并且取消合作的总裁。


过气就过气。我又不是养不起。


嘉德罗斯一拍桌子站起来,开什么玩笑要是没有养偶像的资本和觉悟还好意思叫粉丝吗,他倒是恨不得格瑞放弃这些综艺节目,专心拍电影或者回来跟他谈恋爱都很好啊。


您可醒醒吧,我们家格瑞身家不比你低,而且还在事业上升期,又坐拥千万女友粉,不可能过气的。


看着对方一脸得意的表情就上火,小助理又一转口呛了对方两句,丝毫不顾过气一词是自己先提到的。


喂怎么就你们家了啊!千万女友粉又怎样,格瑞还不是只喜欢我一个。


不行了这幼稚小孩哪来的啊!!!小助理气的只想仰天长叹格瑞审美差,后来还是在门外听完全程不忍心的格瑞推门进来保证下次不伤到脸才完事。


总之就是这家伙很烦。


[那个女四怎么回事?]


[哦她啊,别的金主塞进来当个花瓶的,导演发了一下午火了,估计今天还是没法过。]


嘉德罗斯不满的哼了声,他对包养这事没什么想法,只是没这金刚钻还要揽瓷器活就说不过去了,但格瑞又从来不让他踩这娱乐圈的浑水,还真没办法总裁一把让女四滚出剧组。


那就去接人好了,反正他俩的关系早全世界都知道了,他能憋到这个点都是心情好。嘉德罗斯换下西装外套又解开领口的两个纽扣松了口气,他向来不喜欢这种呼吸都被勒的死紧的正装,无奈身份摆着在不穿不行。


趁着专用电梯缓缓下降时他又扒拉了两下发型,被发胶固定的大背头被他几下撸回原来模样,眼镜一摘别在上衣口袋,再把规整的袖扣扯开,眼角的凌厉也跟着收回几分,看上去反倒像个成熟的小少年。


走到地下车库拉出自己被冷落许久的摩托车,在几个月前它还是专宠,可惜格瑞一来就以打一场为条件让他放弃这两堪比赛车的帅气摩托,说着在国内开这个上路简直是送死就被打入了冷宫。


嘉德罗斯挽起裤腿跨坐在摩托上,捏紧离合器变速干净利落,猛地加大油门就这冲劲半起身开出车库向目的地而去。


摩托车比私家车优势最大的地方就是速度快。嘉德罗斯摘下偷窥甩了甩被汗浸湿的刘海,往后一撸便只剩几根发丝散落在额前,如果乖乖开车了恐怕都出不了公司门口那条路,堵起来三四个小时都算运气好。


他把摩托停在路边就这么大摇大摆走进去,导演的大嗓门隔着几十米都一清二楚,还混杂着女人的哭声。


[格瑞!]


嘉德罗斯就这么站在门口喊了声,随后挡路的人都乖乖朝两遍散去,而他正处于中心位置的偶像也跟着转过头来看他。


[?]


[回去了。]


格瑞站在原地想了想觉得回去也不错,他不认为被导演骂骂就能演技大涨结束这次对手戏,也不知道要拖到猴年马月,有些话也不能在公众场合跟导演提,还不如回去来的好。


[好,你等我一下。]


向导演示意了下得到通行证,格瑞转身也懒得卸妆,套上外套直接朝嘉德罗斯走去,今天的戏不算太难妆也来的相对简单,几步走到对方身前问道。


[回家?]


嘉德罗斯并未回答,只是抬手按上对方唇珠使了点力往旁边一抹,格瑞向来唇色如人般寡淡,相应的上妆时总归用些偏红的口红来修饰,这一抹便将口红淡去了些,又递上一张纸巾。


[不好看。]


[知道了。]


格瑞点点头接过纸巾抹去口红,他也不爱用这些显色的妆品,可拍戏又少不了这些,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不过比起这个,门外停着的那辆摩托是绝对无法习惯的。


也并不是觉得摩托多么危险,危险的是嘉德罗斯这个人,开车方式活像不要命。初见也是这样,这人开着摩托一个急刹车挡在自己面前,摘下头盔的第一句便是另类的自我介绍。


哟,格瑞。我是你的粉丝,我叫嘉德罗斯,怎么样,来打一场吧?


他想了很久,觉得在嘉德罗斯眼里,粉丝可能等于仇人,正常粉丝见面第一句干不出这事。不过他们还是打了一架,不是什么仇什么怨,只是正常的武术切磋,虽然最后有些变了味。


嘉德罗斯见着格瑞停下脚步也能大致猜到他在想什么,撇了撇嘴拿出手机看了下到家的距离,两手一插兜问道。


[走回去怎么样?] 


[...神经病。]


结果最后还是走回去了,路有点远又是在山上,夕阳落幕时他们在山腰互相绕着小路走,嘉德罗斯还时不时跑开转眼回来手上还拎了只兔子。星空璀璨时他们已经到了山脚,路灯不太好使时亮时暗,他们便踩着对方的影子一步步走回家。


end.

评论(13)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