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雷卡】点心妖精

  • 我又来瞎起名了

  • 是赌博欠的债...。@Astray 

  • OOC注意!!!



 


卡米尔很不开心。

 


因为他可能没法从学园里毕业了。黑发妖精不满的扇扇翅膀,透明纹路的羽翼伴随心情低落也跟着暗淡下去,就连奶油蛋糕的甜美香味都不能打动他分毫。

 


小妖精抱膝坐在桌上苦思冥想,他堂堂一个学园第一的点心妖精连毕业任务都完不成,又不像其他人还能厚着脸皮回去重修,但是一想到自家契约者平日里的食谱,除了烤串啤酒就是各种肉类,哪里像是能做甜品的样子。

 


也怪自己,最开始是打算找一位少女好完成毕业要求,结果刚到人间时正好遇上暴风雨,豆大的雨滴打在翅膀上都直不起身,更不要提飞到安全的地方,本还在想要不要硬抗一下,最多也就感冒发烧修养几个月。

 


结果就意外被现在这个人类捡到了。

 


虽然现在挺嫌弃的,但是在初见的那一瞬间,确实如童话里的英雄般。白色的鞋底踩进水坑溅起一片水花,又堪堪停在跟前,卡米尔翻了个身仰躺在地上,瞅了眼那个灰绿发色的男人又放弃的叹了口气,这么高大一人,估计是注意不到自己的吧,谁知下一秒就被从水潭里拎了起来。

 


[喂,还活着吗?]

 


[......。]

 


不是不想回答,是真的累了说不出话。卡米尔就着被捏住围巾腾空的姿势点点头,又抖了抖被污水弄脏的羽翼,阖上眼分析了下战力,还是决定醒来后这人还在的话就给他上个buff。

 


啊虽然点心妖精不会忘却魔法,但是物理上的使人失忆还是做的到的。

 


他感觉自己睡了很久,也很沉。梦里有个少年扬起语调喊着自己的名字,站在遥远的地方冲自己挥手,依稀能辨别出少年依旧在说些什么,但声音就像是被吞没般失了动静。

 


于是他走过去,不停的走不停的走,看似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却如何都无法跨越,他干脆跑起来,可那个少年只是转过了身,随机消失在视野里。

 

喂,卡米尔,卡米尔,醒醒!

 


他睁开眼,入目是霓虹灯炫目的色彩和周围玻璃杯互相碰撞的清脆声响。卡米尔一点点坐起身,脑袋依旧有些昏沉,但并没有发烧,而叫醒自己的正是那个人类。

 


[终于醒了啊?]

 


雷狮撑着脑袋指节轻扣桌面,他从那个雨夜把小妖精捡回来都是昨天的事了,活活睡了一整天,怎么叫都叫不醒,也不知道平常作息怎么回事。

 


[...非常感谢您的救助,以及接下来我会做一些比较失礼的事,非常抱...。]

 


他又扣了扣桌面,这次带了点力道,震的桌面上的小妖精也抖了下身子。卡米尔晃着身子站直,心头不大舒服,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总有股强烈的违和感。

 


[第一,我雷狮不会无偿施救。第二,我清楚你们妖精的规矩,所以小把戏给我收起来。最后,你的契约者是我。]

 


哈――?

 


卡米尔拉高围巾遮住半个脸,区区一个人类说着明白妖精的规矩,天知道妖精的规矩有多少,从“不可乱飞”到“不可擅自出现在人间”,大大小小的规矩有数千条之多,就是身为妖精的自己也不敢妄言全部记住。虽然他确实是记住了。

 


不过这人倒也不像会撒谎,不想,或者只是没必要,理由不明确。而且契约者,那可是毕业要求的重头戏,一旦定下不可更改,若是轻易试探反而毁了任务可得不偿失。

 


[我知道了。那么,请允许我做下自我介绍。]

 


[如您所见,我叫卡米尔,是一位点心妖精,毕业要求是制作并宣传三种以上的甜品。]

 


[时期为一年,所以接下来的时间还请契约者先生多多关照。]

 


黑发妖精敛下羽翼低眸盘算未来计划,目前看来契约者并不算个难说话的人,想必方法妥当完成任务也不会耗时太久,虽然这和最初计划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做事只看结果就好。

 


[称呼,换一个,我不喜欢。]

 


...可能也不是个好说话的主。

 


[...如果您希望的话,雷狮先生?]

 


[啧。大哥,或者主人,你自己选。]

 


这是什么现代流行的Play吗。卡米尔面无表情思考了下,这人明明知道契约者和妖精不是主仆关系,况且妖精向来有自己的骄傲怎么会轻易认主,根本没给其他选项,完全的恶趣味。

 


也许任务会耗时很久,他默默把预订完成时间往后推了推,现在看来这家伙完全就是任性自大,难办。

 


[知道了,大哥。]

 


他叹了口气认命,深蓝光晕从小指尾端摇摇晃晃连到对方的左手手腕,待彻底包裹住手腕时便撤去光晕,留下一道淡淡的印记。

 


绑定也完成了,那接下来就先观察一下个人喜好和生活习惯,看看什么甜品合适,一年期限绰绰有余,大概。

 


雷狮举起手腕对着灯光转了转,深蓝的花体英文Camille小小的印在腕间,眨眼再看那字色又淡了几分,不仔细打量根本无法发觉,他满意的点点头。

 


[行了,回家吧。]

 


妖精小先生也不含糊,飞到对方上衣口袋半扒着边缘,大半个身体露在外边也不在意旁人视线,本着把自己当做衣服上饰品的想法,就这么面无表情的挂在那发起了呆。

 


等回过神来就已经到家了,说是家也不太合适,家具墙壁甚至地面都太干净了,一点人味都没有。

 


为什么,明明看上去是那种肆意享受生活的人?

 


雷狮像是感觉到他的疑惑,淡淡解释道。

 


[一直在筹备楼下酒吧的事,这边基本不住。]

 


[酒吧?]

 


[是啊。怎么,我看上去是那种上班族?]

 


这倒不是。他摇摇头。

 


[那,大哥喜欢甜点吗?]

 


[不。]

 


这次的回答比以往都要简短有力,卡米尔僵在原地又默默缩回口袋,他现在有一种深刻的脱力感,也许只是没接触过所以不喜欢...?

 


卡米尔见着雷狮打开冰箱,里面大致分为两层,上层啤酒下层全是肉类,其它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不,这没什么,只要尝试过甜品他一定会喜欢上的,赌上点心妖精的骄傲和一年份的甜品。

 


妖精从口袋里迅速飞到厨房,基本的锅碗瓢盆都有,虽然不是最适合做甜品的但一时也顾不上这些,卡米尔呼出口气转身沉声道。

 

[去买70%的黑巧,全脂牛奶和淡奶油,还有鸡蛋,多买点以后都会用到。]

 


话音落地的后一秒雷狮也挪开按在语音键的食指,转过界面把语音发送成功的消息展示给他看,黑发妖精拍拍翅膀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也不知道是这人反应快好还是早就猜到他会亲自下厨。

 


算了,还是先想办法让大哥喜欢上甜品吧。卡米尔再次在脑中过了遍步骤,先是蛋黄和细砂糖,小小的妖精从橱柜上搬下那比他身体都大一倍的糖罐也不显吃力,鸡蛋在桌角一敲裂了条缝,又用魔法把蛋黄和蛋清分离开,再把细砂糖和蛋黄混合充分搅拌。

 


[哟雷狮老大,你要的东西我买来了。]

 


[嗯,谢了。]

 


帕洛斯递过一大袋东西又侧身朝厨房里瞅了眼,默默僵了会又放低音量。
 

 

[...雷狮老大你真的搞来了个妖精啊?]

 


[那是我弟。]

 


雷狮接过食材丢下一句问题发言后就往厨房走去,不用回头也能猜到那个骗子一定以为自己在开玩笑,不碍事。

 


把巧克力和其余材料往桌边一放,看着卡米尔忙活的样子也不打算上前帮忙,他又没有做甜品的经验上去也是帮倒忙,况且小家伙那一脸认真表情也不太舍得去打断。

 


雷狮靠在一旁盯着盯着就发起了呆,他和卡米尔确实是兄弟关系,有血缘的那种,换言之就是他也是个妖精,过去式的。

 


妖精大多分为两类,点心妖精和工匠妖精,偏偏他哪个都不想当,又不乐意成天无所事事,干脆就找了族里长老除去妖精籍成为人类,确实付出了点代价,被除名后卡米尔和家人对他的记忆也被消的一干二净。

 


只是可惜了那些童年回忆,一想到小时候刺猬似的卡米尔只剩自己记得不免有点可惜,不过好在如今又把这弟弟捡了回来。

 


[大哥,做好了,来尝一下吗?]

 


卡米尔端着布丁等了有段时间了,大哥一直盯着自己发呆,他倒是不介意这点,只是刚出炉的布丁味道最佳,等的时间过长只会变味。

 


雷狮点点头拿过小勺挖了一块送去口中,巧克力为主角的布丁香醇滑嫩,微苦的黑巧比甜腻的奶油也更让人中意。

 


他又挖了一勺转向递给卡米尔,显然那一小勺对妖精来说也太大了,捏住勺柄让对方抱住勺子一端一点点咬着吃。

 


雷狮单手撑住脑袋,看了看布丁又看了看他。

 


[布丁很好吃。]

 


卡米尔抬头,不自觉的抖抖翅膀。

 


[所以以后多做做吧。]

 


[好的,大哥能喜欢上甜...,等等,您不做吗?]

 


卡米尔下意识以为雷狮会对甜品起那么一丢丢兴趣,顺口接了才觉得不对,这和他想的剧情不一样啊。

 


这可是个严肃事件,他指了指甜品提问。

 


[大哥不喜欢布丁吗?]

 


[喜欢啊。]

 


[那为什么...?]

 


[我只喜欢你做的。]

 


卡米尔低下头,他觉得自己和对方交流的都不是同一个事情,偏偏这人又说话直白,也不是没被人夸过,只是这次似乎更加特别。

 


小妖精等脸颊热度褪去些再抬头,雷狮已经把布丁吃了个精光,这也是对一名甜品师最高的尊重和赞扬。

 


卡米尔想了很久,最后啪叽一下躺倒在桌上,围巾往脸上一盖遮住表情。

 


毕不了业就毕不了业吧,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想,反正现在这样挺好的,现在这个人也挺好的,就这么生活下去又有何不可。

 


end.

评论(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