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瑞嘉瑞】二B的美好世界



 
0。 
 
这个世界是属于Beta的。 
 
格瑞如是说道。 
 


1。

 
如今世界人类性别从两性变为三性,即Alpha、Beta以及Omega。 
 
在普通星球里身强力壮的Alpha大多占主导地位,其次是大众劳动力Beta,最后是柔弱无力的Omega。 
 
至少在普通星球里是的。 
 
不过在凹凸大赛里,性别分化变得更为重要,各性别的实力差距日益悬殊,最明显的就是排名了。 
 
首先是位列前五的佼佼者,从伪神嘉德罗斯到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全员Beta。 
 
其次是位于前五十的优秀人才,Omega为主也有少许其他性别。 
 
总而言之,那些身强力壮能力突出被誉为新一代领袖的Alpha,最惨。 
 


2。

 
为什么呢。 
 
来我们分析一下。 
 
第一,能参加凹凸大赛的,哪个不是野心勃勃冲着第一去的,大赛的残酷体制早已闻名全星系,明知死亡率极高还敢报名的参赛者怎么可能会被区区性别束缚。 
 
第二,那些Omega们体弱的同时大多智商情商都高于常人,善于心计手段高明,个个不是省油的灯。 
 
第三,元力技能有增强身体素质的,但是没有增加智商的。 
 


3。

 
让我们把视角切回主角之一。 
 
格瑞在他15岁那年顺利分化为Beta,也就是那一晚他既没有五感发达也没有遇到初潮的发情期,就只是,安安稳稳睡了一觉,醒来。 
 
哦,我成为Beta了啊。 
 
没什么,反正不管什么性别我也能够变强,你看隔壁那个金,天天被我吊打却是个Alpha,真奇怪。 
 
少年想了想还是有点不甘心,拿起枕边的木刀翻身下床出去锻炼,没看到背后秋点着金的脑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唠叨。 
 
“欸你怎么就成了A呢,以后得多吃亏啊,你就不能学学格瑞,又聪明又是个B。” 
 
“诶哟姐姐别戳我啦,成为Alpha不好吗,我也能够变得很强很强,帮上你和格瑞的忙了啊!” 
 
“我的傻弟弟啊...,以后别去凹凸大赛,听见没?” 
 
“什么嘛...。” 
 
事实证明,性别分化后除了金的信息素更易惹怒魔兽外并没有什么区别。 
 


4。

 
秋姐果然料事如神,十七岁的格瑞扛着烈斩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前方瘫软在地面色潮红的Omega,然后冷漠的走了过去,不带走一丝云彩。 
 
那个香甜可口美味无比的信息素?闻不到的。 
 
刚走过几米他突然想起来刚刚在大厅忘记买牛奶了,一回头就看见远处一个也是满脸春红的肌肉壮汉飞速往这边跑来,那个画面冲击力实在有点吓人,格瑞下意识准备挥出烈斩又觉得不对,应该是个被信息素吸引过来的Alpha。 
 
不要吧这可是在公众场合啊,格瑞收回烈斩叹了口气还是躲到一旁,进入发情期的AO跟疯子似的也没必要为了牛奶去惹,想想还是选择打道回府,结果刚踏出一步又被惨叫声阻了脚步。 
 
那壮汉胸口直直捅了把匕首往后倒去,路过的机器球随即宣布开始回收元力技能,旁边那个被溅了一身血的Omega还朝他抛了个媚眼。 
 
...毒蝎啊。 
 


5。

 
嘉德罗斯坐在岩浆湖旁来回划着排行榜,第二名的信息被他来来回回翻了个遍,格瑞,所属无,Beta,这些都无关紧要,总之就是,很能打。 
 
很好。他满意的唤出大罗神通棍,又在脑中回忆了下性别特征,有些遗憾对方不是Alpha,他对信息素还蛮感兴趣的。 
 
那么决定了,今天目标就是和格瑞打一架。嘉德罗斯回头叫上蒙特祖玛和雷德,从山顶一跃而下朝着寒冰湖走去。 
 


6。

 
运气不好的一天。 
 
格瑞停下步子直视面前的嘉德罗斯,吸溜一口喝完手中牛奶,大赛第一他不想惹,也不是第一次躲他了,或者干脆打一架比较好?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他握紧手中烈斩横在身前,警惕发问。 
 
“嘉德罗斯,是不是只要打过一次你就能不再缠着我。” 
 
回应他的是毫不留情擦着脸而过的大罗神通棍。 
 
这家伙真的是蛮不讲理,格瑞也不再收敛,几步冲上前烈斩猛地斩入地下近距离引发一场小爆炸,顺利炸远嘉德罗斯身后的两位跟班。 
 
然后就是他们两的单独时间。 
 
嘉德罗斯只是站在原地分毫不动,刚才的爆炸也不过是为了让另外两位拉开距离,他伸手召回大罗神通棍抗下烈斩一击,右腿后退一步借力又反压过去。 
 
烈斩被撞开丢在一旁,大罗神通棍压着脖颈抑住呼吸,正当格瑞以为要挨上一下时就被嘉德罗斯接下来的动作狠狠惊了下。 
 
他凑到自己颈边闻了一下。 
 
格瑞只觉得被对方灼热呼吸打到的地方僵硬的发烫,思维也一下没跟上来,下意识反击似的侧头在对方同样位置咬了一口。 
 
然后两个人都僵住了。 
 


7。

 
反应过来后这架也没法打了,嘉德罗斯收起武器摸上牙印怒道。 
 
“格瑞你不是吧?打不过咬人啊?” 
 
“...是你先的。” 
 
“哈?说起来你明明是Beta,身上却有股奶味啊。” 
 
格瑞只觉得前几秒觉得这个行为带有性意味的自己是个智障。 
 
“错觉。还有,别动不动去闻别人脖颈。” 
 
嘉德罗斯对此只是嗤笑一声,怎么着除了这家伙谁还会让自己做出这举动啊,他又不是不知道这是性暗示。 
 
明明对方更过分,他又按了按那儿的牙印,没用多大力只是浅浅一层红印。嘉德罗斯哼了声转身去找蒙特祖玛和雷德,又突然回过头补上一句。 
 
“下次再来打!” 
 
“不要。” 
 
结果还是养成了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一周拆大厅一月断武器的习惯。 
 


8。

 
也不是没有团体去挑战过嘉德罗斯。 
 
数十人的Alpha团体有过挑战两次后才大败的记录。 
 
有人去问幸存者,你们怎么做到第一次去挑衅后还活下来的啊。 
 
然后那个男人面色复杂的看了眼提问者,想了很久还是把这段丢人往事说了出来。 
 
我们当时都以为嘉德罗斯是个Alpha,毕竟大赛第一啊!觉得蛮上不好,所以我们就守在寒冰湖旁边等他路过。 
 
结果不仅等来了嘉德罗斯,他身边还站着个格瑞。 
 
我们想着也好啊,我们人多,正好一箭双雕。我们团一开始是想用气势压制他们,毕竟我们这么多Alpha啊。 
 
然后就一起放出信息素啊,那味浓的我们自己人差点打起来,结果那两人就大摇大摆的从我们面前走过啊! 
 
幸存者说到这痛苦的捂住了头,那种气势汹汹想给对方一个教训,却完全被无视的尴尬。 
 
所以第二次我们就直接武力解决了,他顿了顿还是继续,第二次我们掐着点,正好在嘉德罗斯和格瑞打完后,等他们动静小了点我们就冲了上去。 
 
然后最前面的人突然刹车,因为那两人姿势实在是过于暧昧,嘉德罗斯圈着格瑞腰,而银发的那个一手摸着对方后颈正把围巾往下拉。 
 
领头人下意识觉得不好,然而晚了。下一秒就被两位Beta打的全军覆灭,要不是我跑得快...。 
 
提问者想了想,最后送出两字,活该。 
 
打断别人好事被打死太正常了。 
 



 
end. 



照例球评论...喵一声啾一下也好啊(


评论(33)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