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瑞卡】店主和书客

  • 瑞卡

  • 第一次写...交党费x

  • 是和群里同好的深夜放毒系列连文

  • OOOOOOC注意!!!





这是这个月第三次看到他了。


格瑞站在柜台旁听着机器轰鸣,抹茶粉、牛奶和冰块在搅拌机里隆隆作响。他从抽屉里又拿出一盒淡奶油,250ml尽数倒入碗中打发,奶油快成型时他停下手又加了一勺糖粉,随后装杯。


而且这还是这个月的第一周,格瑞单手端起托盘向窗边走去,那位小少年每次来都会坐在靠窗位置,久而久之格瑞看到别人准备坐那也会顺手拦下。


“抹茶星冰乐。”


“谢谢。”


卡米尔夹上书签合拢放置一旁,店内微凉的空调挡不住夏日高温,短短几步路间星冰乐最上方的奶油已经有些许融化。


他有些着急的接过冰凉饮品,再次轻声道谢后转过头,小心掀开杯盖用搅拌棒刮下周围一圈奶油后送入口中,浓郁的奶香充斥口腔,回味更是甜蜜。


格瑞看着少年一脸满足的饮着星冰乐,像被感染般也高兴起来,笑意埋在眼底藏于刘海之下。最终还是没忍住这份心情,他伸手指尖抹去少年嘴角残余奶油,收回时袖扣擦过脸颊似乎也蹭上了那股热意。


“要不要,去做慕斯?”


卡米尔有些惊讶,他确实与格瑞相识,但也仅仅是店主和熟客的关系,这家店由格瑞一人掌管,平日里没什么顾客,但也就知道这些了。


格瑞看出少年眼底的犹豫,想来也确实是自己唐突了些,但他也不想过多维持这种陌生关系。


环顾了下店内,如往常一般冷清,仅有的几名客人也都捧着咖啡在做自己的事没注意到这边。格瑞又思考了番,说出去的话不能收回,干脆就顺从自己心意好了。


他拉上少年手腕带起身,喝了一半的星冰乐和书本孤零零的被留在桌面上,而他们的主人已经被店主带到了后厨。


“想做什么?”


“....覆盆子白巧克力慕斯。”


这么说也确实带了点为难的意味,谁叫他刚刚不等回答就把自己拉到了后厨。卡米尔卷起袖子直视对方浅紫瞳孔,教一个新人做这个会为难的吧?


不料格瑞只是点点头,嘱咐他去洗手拿厨具后就转身在冰箱中翻找材料。卡米尔呆了下也就顺从的走向洗手台,也是,按格瑞的性子就算现在自己提出要做萨芭雍这类宫廷甜点也会毫不犹豫去准备吧。


覆盆子白巧克力慕斯并不难做,材料来的也相对常见。


先是底部的可可戚风,卡米尔敲开蛋壳小心翼翼的分离蛋黄和蛋清,格瑞顺手在中加入两勺砂糖,看着对方不解眼神又补充了句。


“没必要一定按着配方来,你嗜甜,少放点糖之后多点果泥味道更佳。”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但总感觉很厉害,卡米尔点点头又去看了眼教程,接下来都是一些加入材料再搅拌的过程,摆摆手示意这一块交给自己让格瑞去做另一部分。


然后很快就后悔了,少年看了眼碗里的糊糊又瞅了瞅背对着他正在做覆盆子慕斯的格瑞,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把这个做完不去打扰对方,毕竟几分钟前扬言能做的也是自己。


可这个,搅拌均匀,到底,怎么样,才算均匀。


卡米尔陷入沉思。


握着打蛋器的手不知何时覆上了另一人的,卡米尔才反应过来格瑞站在他身后,对方骨节分明略大于自己的手掌紧紧相贴在一起,热度从手背一路传到耳尖。


“不够均匀,再稍微打发一下。”


清冷的嗓音几乎是贴着耳廓传到鼓膜,手下打蛋器刺耳声音丝毫传不到耳中,卡米尔低着头紧盯着碗中面糊,心跳也不受控制越跳越快,直到格瑞一声好了松开手才结束这场酷刑。


然后就是送入烤箱,在他苦恼期间店主已经手速飞快把覆盆子和白巧克力慕斯倒入模具冷藏,接下来就只剩等待。


两个不善言辞,不,应该说是不爱说话的人凑到一起其实有点尴尬,卡米尔和格瑞半靠在餐台上都一言不发,而烤箱上的倒计时还剩下二十分钟。


“格瑞...先生,为什么会突然叫上我来做甜点呢?”


“不用敬称。至于原因...,不知道。”


这算什么回答啊。


卡米尔别过头去没注意到自己嘴角笑意,不知道说是耿直好还是奇怪好,气氛也随之缓解下来,看着还剩不到一刻钟的倒计时反而有些遗憾起来。


“下次,想做什么?”


“嗯...,柠檬塔。”


“好。”



“叮――”


蛋糕出炉啦。




end.



第一次写这对cp我好慌...有OOC的地方务必提出...非常感谢。

评论(1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