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瑞嘉瑞】一线牵

瑞嘉瑞

想要评论,啥都可以

OOC注意



不知何时格瑞视野里总会出现一道红线。

细细长长,仅仅是一根红丝线。

格瑞伸手想去触碰红线,掌心却只感受到了空气,顺着细线往上瞧才发现源头在自己的右手小指指根。

红线绕着指节紧紧缠绕,还在尾端俏皮的打了个蝴蝶结,转动手掌时却没有异样,也没有人向自己询问过红线来历。

那么,是只有自己一人能看见啊。

但他从来没有找到红线的另一端所缠绕着的人。

格瑞握了握拳把右手藏到背后,也许只是凹凸大赛的BUG、或者是什么家族遗传,之类的。后者早已无从考证,前者倒也可信些。

因为不了解红线含义,他也试着去观察他人的红线,当然大部分人是没有,或者是他看不见,总之能叫得出名字,又有红线的也就那么几个。

还在登格鲁星时,金小指上的红线从中间开始分为两道,一条缠着秋姐,另一条缠着自己。那么,是家人的意思吗?

在遇到紫堂家的兄弟时也是如此,朝自己攻过来的动作凶狠默契,那条红线也显得坚韧无比,就连最后紫堂林死去红线也丝毫没有断的迹象,反而是把他化成的元力球一层层包裹起来回到天使长手里。

但也有例外,鬼天盟的莱娜,那个一直跟在鬼狐天冲身后忠心耿耿的愚昧之人,她的线是一丝纯白,难以分辨,只是落在那身黑斗篷旁蜷缩成一团。

啊,单向的线是白色啊。

还有一种,代表爱恋的红线。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是在嘉德罗斯的属下,那个叫做雷德的人手上,为什么能肯定是爱恋呢,因为线周围一直在冒着粉红泡泡.....

于是他又蹲下身仔细打量自己的那根线,因为触碰不到就只能小心翼翼的眯着眼观察,眼前突然晃过一抹金色,没来得及细看就被拉了起来。

“格瑞?你在搞什么?”

“...松手。”

嘉德罗斯退后一步松开手,他一过来就看到格瑞蹲着低下头好像在数蚂蚁,下意识以为这人被偷袭中了什么奇怪的元力技能。

现在看来是没有,没有智商减弱也没有幼化,怪可惜的。少年暗暗遗憾了几秒又精神起来,左手一挥聚集元力唤出武器,大罗神通棍一个回旋抵住格瑞肩侧。

然后左手就被一阵大力勒住动作。

怎么回事?!

这周围,不,大概是方圆十里都只有他们二人存在,而格瑞还只是面色复杂的望着自己,这段表情他看多了也不觉异样,那刚刚牵制住自己的是什么?

那根红线?

“嘉德罗斯,你.....”

“不,没什么。今天的话,可以与你一战。”

嘉德罗斯刚刚吃痛模样清楚落入自己眼中,格瑞握上对方小臂想要推开,自然也没有错过小指上的那一条红线。

就算是这家伙也是有可以称为家人、亦或是恋人之人吗。突如其来烦躁和不满压迫神经抢过一瞬间的主导权直接发出了类似迎战言语,话说出口甚至也不后悔只觉相触肌肤更加烫手。

格瑞丝毫没注意到握上的地方已经开始发红,他开始疑惑为什么嘉德罗斯不应声,怎么可能,这家伙难道不是最喜欢打架的吗。

还是说已经找到比自己更强的人了?所以不屑跟自己打了?

做梦吧。格瑞心一狠加重力道一把甩开对方,反手唤出烈斩摆出战斗姿态。就算是他也无法容忍招惹完就跑的事。

一旁的嘉德罗斯自是察觉到了格瑞的不对劲,虽然他自身也莫名其妙被限制着,不过相比之下格瑞突然的好战让他更加兴奋,这有什么不好,强者就该如此,至于理由?谁管他!

于是就这么干脆的打了起来。

格瑞下手比过往都要凶狠,颇带着一股不死不休的气势,烈斩一砍一劈甚至把目前会的召唤形态全部用上,毫不留情的朝着嘉德罗斯左手攻去,泛着绿光的元力几乎毫不间断的在对方周身爆裂,直到能彻底盖过那条红线他才停止加大攻速。

嘉德罗斯一时没注意挨了两下也被弄的火起,金色元力源源不断包裹住大罗神通棍扬起一片尘土,兵戈相撞的尖锐声响几乎贯穿鼓膜,再一次挡下面向左手攻击后躲避不及,烈斩锋刃划过小臂瞬间溅出血花,一时只得用力掷出大罗神通棍把两人武器都击落在远处。

“啧。格瑞,看来你平常藏的很深啊!来,继续!”

“不,到此为止吧。”

够了。格瑞垂下手敛去神色,他刚刚....也许是失控了吧,朝嘉德罗斯胡乱发泄了一通,是他错在先,一开始就不该迎战。

“过来,包扎。”

随手抓过一个躲在一旁的机械球买来医疗用品,这些东西就像是摄像头般遍布整个赛场,会说话又怎样,不过是被设定了固定程序的监控设施。

嘉德罗斯几步跨到格瑞身旁盘腿坐下,双方零碎伤口很多但基本都没见血,唯有自己小臂这伤的最重,活像是自己比格瑞弱似的。

想到这他又不满的哼了声,他确实轻敌了,也证明格瑞比他想象中更强更合他心意,倒也不亏。

格瑞沉默着用酒精棉拭去血迹,听到对方抽痛的倒吸声又放轻些力道,绷带一层层缠绕掩过伤口。

他又不自觉被那红线引去注意力,指尖从绷带一路滑到对方小指处,嘉德罗斯手指关节有些粗糙,那是每天锻炼使用武器的结果。

不过很明显这家伙有段时间练过了头,已经有些畸形的势头,不过好在还是少年,慢慢长还能长回去。

“以后注意一下武器的使用时间,多做点手操。”

格瑞一边帮对方按摩掌根一边出言提醒,可能是因为歉疚又或是别的什么,他下意识不想让对方未来有过多后遗症。

“格瑞你好烦,像老妈子。”

“不知好歹。”

“所以,你为什么心情不好?”

“没有。”

“那就是心情很好?好啊,那我们继续啊。”

这人怎么就这么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啊。格瑞叹了口气收回手,他觉得自己今天可能真的是脑子不太清楚。

他握住对方手掌晃了晃,看着对方的红线随着动作摇晃心下愈发无奈。

“看得见吗?红线。”

“看得见啊。”

啊?

这就出乎意料了,格瑞整个人都懵了一下,明明出生到现在没有遇到除了他外任何能看到红线的人。如今偏偏是他,偏偏是嘉德罗斯。

“那,你的红线牵的是谁?”

这又是一时冲动问出的话了。他闭了闭眼感觉自己像个即将被审判的死刑犯。

“你啊。你在犯什么蠢啊?”

“我?”

“是啊。而且你那根线不也连着我,打架的时候还拽了好几下。你看不见?”

“....看不见。”

“你就为这事心情不好?小孩子吗你。”

你才小孩子。格瑞往后一倒靠在草地上,想想也是自己一时犯傻,...真的是太傻了。

嘉德罗斯像是意识到什么突然笑起来,没说什么但眼里满是戏虐,他确实没想到格瑞还有这样一面。

不过他俩的红线牵在一起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小王者一拍掌觉得可能是自己表现的还不够明显,他半撑起身低头去亲吻格瑞,不过是浅浅的啄吻,却被他带私心的用了点力,在对方下唇留下一个超显眼的牙印。

是报复啊。

end.

评论(17)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