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雷卡】同居开始的第一天

  • 是卡卡破万活动的点文w @千叶秋竹_いすみ 

  • 梗超棒的!!是物理老师雷和人类行为观察学教授卡,以及同居

  • ...不要细究文中的物理和心理相关....

  • OOC注意!





九月初的一天,二十多度的适宜温度和秋日略微凉爽的微风,却挡不住少年烦闷的心情。

卡米尔压下帽沿握着行李箱拉杆的手又紧了些,艳色围巾几乎挡住了整个下半脸,面前关的严实的防盗门和他心情一样墨黑。

为什么要住亲戚家呢。

他叹了口气又想起母亲的反复叮嘱,对方是本家的三子,正好工作单位也一样,是位教物理的优秀人才,这次过去叨扰人家一定要保持礼貌,什么的。

既然要礼貌,不见面才是最好的方式啊。卡米尔摘下帽子又定了定神,再三警告自己放空脑子别去观察后才抬手指节轻扣房门。

不到三秒主人就开了门,门框和墙壁相撞的声响大到几乎让他以为这人有什么狂躁症,卡米尔抬头直视对方深紫瞳孔,半眯着的双眼和紧皱的眉头看上去可不会是个好室友。

“大哥您好。我是卡米尔。”末了还是本着好意添了句。“熬夜和酗酒都不是好习惯。”

话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他看着对方接过行李箱的手顿在半空,迟了几秒后转向按住自己肩膀,揉了揉绷紧的肌肉再接下行李,声音沙哑却带着笑意。

“嗯,知道了。不过我更好奇你怎么知道的?我身上应该没酒味吧。”

雷狮掂了掂不算重的行李箱正眼打量他所谓的乖巧堂弟,他离家的早,喝酒这事除了几个狐朋狗友外没人不知道,要是这个堂弟回头跟家里打什么小报告的话还是趁早解决的好。

“您.....。不,只是我猜的。”

解释起来太烦,况且是他一时犯了职业病在先,没有人会喜欢被看透生活习惯的吧。

“哇哦,猜的很准。不如去买几张彩票回来看看,说不定能中大奖。”

这就是已经带着警告意味的说话方式了。卡米尔今天第二次叹气,他已经很努力让自己作出无害的姿态,明明只想安安稳稳找个住处过日子。

“您的右手,出汗的量不太正常,是宿醉吧。以及眼球的红血丝,还是请保持正常作息为好。”

“你是医生?”

“不,我偏好心理学,涉及到一点罢了。”

“那就是现代小小福尔摩斯咯?”

“......我并没有破案的狂热爱好。”

不否认观察力一方面吗,那还真是相当自信。雷狮不可置否的笑起来,他对这小孩还挺有好感的,比那些唯唯诺诺怕事的弱鸡要好得多。

不过这小子,说是一起工作的,可看上去十分可疑啊。眼型偏圆,瞳色也是略深的海蓝,身高也不过到自己肩膀,还挺瘦弱。

“喂,你成年了吧?”

“我已经20了。”

“没看出来啊,长挺嫩。”

“...大哥倒是长的有点急了。”

卡米尔转了转脖子不留情面的怼了回去,他的这位大哥长的实在有点高,一直仰头脖子很酸,而且,他们已经在大门口站了快五分钟了。

被暗自埋怨的一方还毫不知情,摸了摸自己昨晚没剃的胡须开始反思确实该注意形象了,便宜弟弟也真是脾气硬,还蛮和他胃口的。

“大哥,我可以进去了吗。”

雷狮点点头帮忙把行李搬了进去,又猛地想起什么来一拍手冲进自己房间拿起车钥匙,一边换鞋子一边喊他。

“卡米尔走了走了!下午有课我给忘了!”

来不及反驳就被拉着上了车,背包行李帽子都落在了屋里,不由得感叹了声这位兄长的行动力未免也太高了。

卡米尔坐在副驾驶座上偏过头去看向窗外,他无意打探别人隐私,所以不去看是最有效的方法。

不过说实在的他也确实快忘了学校长什么样,因为本身学历考的高,研究课题也出过不少,所以年纪轻轻的就被提到教授之位。

然后也就理所应当的被远离了,理由很多,也有不少误区把人类行为学神化的,认为是侵犯隐私的不在少数。

说的自己有多想知道他们隐私一样。

他翻出手机查找学校地图,等会大哥要去讲课的话他也不方便在外边等着,人生地不熟只能靠地图。

“卡米尔,你要不要来听我的课?”

“大哥,我的领域是人类行为――”

“我知道,不过今天的课你会感兴趣的,相信你大哥我。”

雷狮一个刹车停在校门口,又从后座椅上拿了副平光眼镜递给卡米尔,戴个眼镜就是个标准学生了,要好好听我的课啊。

少年点点头在心里又给这位大哥添了个任性的标签,跟在雷狮身后走到教室门口,时间卡的正好,上课铃在他找了个后排位置后下一秒响起。

教室里人不算多,但在理科项目中算得上倨傲其它了,他看了眼长袖套衫发型凌乱的大哥,形象是有点糟糕,却挡不住与生俱来的气质,搞不好大多数人都是冲这位老师来的啊。

“今天课时不长,我们直接进入主题。”

“薛定谔的猫,说白了就是在一个盒子里放一只猫,和一些有毒物质。在打开盒子前,猫生死五五开。”

“这涉及到量子叠加问题和薛定谔方程。”

“这种纯理论性的东西自己看书,看不懂就别说是我雷狮的学生,丢不起这人。”

......卡米尔沉默,周围一圈学生像是很适应这种上课方式已经都埋下了头奋笔疾书,薛定谔的猫他听说过,之后的量子就和天书没差别了。

“没听懂?”

雷狮不知何时站在了他面前,敲了敲桌角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那我再给你举一个例子。”

“卡米尔和雷狮住在一起,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他们在一起了,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他们结婚了。”

“懂了吗?”

最后一句几乎是贴在耳边的叹息,卡米尔微微侧头直视对方,想确认这人是不是在开玩笑。

眨眼了。

卡米尔一缩身子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他多年的研究知识几乎在他耳边尖叫,说这人是认真的,他眨眼了,不是虚情假意!可我们才刚认识,他试图反驳,却又被一声比一声响的心跳打断。

他花了几秒、也许是几分钟,在他心里长达数小时的时间来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过是玩笑罢了,他反复重复给自己听,玩笑罢了。

“请不要随便说这种话。”

嗯哼,雷狮勾起嘴角顺从的拉开距离,他敢肯定小家伙肯定听懂了,他当然愿意给卡米尔一点时间来反应。

只不过他雷狮看中的恋人,是无论如何都逃不开的。

看到已经有学生把注意力集中到这里来,雷狮也不过多停留,把自己那串家门钥匙留在桌上,教案拍了拍少年脑袋。

“我很期待接下来的同居生活,多多指教啊,卡米尔。”




end.



名字我瞎起的...

照例球评

以及赞美卡卡!!TAG破万超棒的!!!

评论(17)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