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瑞嘉】新人养龙的注意事项

瑞嘉。七夕贺文!

有参考空间看到的龙的饲养须知。

OOC!



格瑞在家门前捡到了一本书。

他清晨换好运动服准备出去和花园里的老大爷们一起跑跑圈,刚一开门那本书就径直砸到了他头上,所幸只是小薄本,不是很痛。

但是很生气。绰号见谁砍谁的一哥格瑞很不爽,他觉得自己被人恶作剧了,而敢这么做的只有一个。

“雷狮。”

所以他放弃了原定跑步路线,一个绕弯跑到了雷家老三的地盘,等对方开门时啪叽一下把书糊了上去。

所谓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被糊了一脸的雷狮几乎把莫名其妙写在了脸上,虽然确实想这么干,但他到底还没动这个手啊。

所以这锅不背,雷狮眉头一皱觉得这事没法善了,自己不能白挨这一下,说出去他名声还要不要了。所以雷总裁一个暴起拿过家门口的铁锤就要上手。

“大哥,好吵。”

房里传来一阵幽幽的低语,还伴着明显不爽的龙鸣声。雷狮动作一顿,不甘心的放下锤子瞪了格瑞一眼,再把刚刚掉在地上的书捡起来打量一番,压低声音故意换上阴阳怪气的语调。

“诶哟,《新手养龙的注意事项》,怎么,最讨厌多事的格瑞也要去养龙了?”

“不养。”

“啧啧啧,撒谎,想过来讨教经验就直说啊,我雷狮也算是个大方人,一个问题一条金矿,一口价。”

这个海盗团团长怕不是跌钱眼里去了。格瑞一把夺过书本再咣的一声用力关上门,如愿听到房内被吵醒所致的愤怒龙吼和雷狮手忙脚乱的安抚。

虽然雷狮家的那条龙出了名的冷静稳重,但起床气这种通病还是躲不掉。早年就有传闻,不知道是谁在凌晨四五点去挑衅雷狮,在他家门口背着砍刀大放厥词,然后被小黑龙一巴掌揍进墙里扣都扣不下来。

不过既然不是雷狮,还会有谁敢做这种恶作剧呢。

格瑞想了半天无果,最后决定把这件事当做没发生过,无视手机上来信人雷狮的愤怒诅咒。

你这个(哔——),我(哔——)看你就是被龙看上了,老子祝你遇到纯血种呵呵。

格瑞看也没看直接点了删除,行吧他还是瞄了一眼的。不管那些被和谐掉的不明词汇,纯血种怎么想都不可能,如今大陆里龙族繁盛,但纯血种亿里挑一也不为过,给他他也懒得花心思养。

所以自以为普通的人类格瑞选择把书丢进垃圾桶,自己去冲了个凉安排好明日计划眼睛一闭安然入睡。

第二天像是现世报一样被咣当咣当的砸门声吵醒。

格瑞表示虽然自己没有起床气,可直觉告诉他外面这个人很烦。他抄起枕边烈斩,大刀握在手里连戾气也重了几分。

他走到门前,这次带上了警戒心,放轻声息握上门把,柴刀对准门缝蠢蠢欲动。

“格瑞!”

奶声奶气的尖叫。

不,也许并不是尖叫?一阵不祥的预感漫上心头,他记得雷家应该不是预言师血脉来着。

事实证明雷家祖上可能确实混着几位大预言师。

门终于被不速之客粗鲁的撞开,通体灿金的小龙一甩尾巴怒吼。

“格瑞!你为什么不开门!”

“.....你谁啊。”

“哦,忘记跟你说了,我叫嘉德罗斯。”

“有事吗?”

“定契约啊,我昨天让雷德送了书过来。”

格瑞后退一步,冷静的关上了门,然后打电话报警。

“喂,我这里有走失的金龙,请——”

“什么?金龙?哎呀,信号好差呀,是不是啊祖玛?”

说着就被挂了电话。

“死心吧格瑞,定契约,或者和我打一架。”

门再一次被粗暴的打开,嘉德罗斯张了张嘴一丝火星窜过窗口的花盆,留下几片焦黑的叶子,颇有警告意味。

和平社会,杀龙犯法。格瑞默默回忆了几遍砍龙要负的法律责任,又斟酌了一下装修家具的费用。

他妥协了,反正也只是个临时契约吧。

“所以,契约怎么定?”

嘉德罗斯一个响指变成少年模样,又冲他勾了勾手指。格瑞微微低头凑近,然后就被唇上的温热触感打断理智,嘉德罗斯也没有闭上眼,视线交汇时都能在对方瞳孔里看到各自身影。

金龙不满的用虎牙磨了磨对方下唇,他观察格瑞有段时间了,却没想到这人连接吻都迟钝的不行。

而被当成性冷淡的格瑞还因为不知道契约流程而不敢妄动,他对龙族真的毫无所知,而且左肩锁骨处的刺痛也让他无法投入到亲吻中去。

过了几秒嘉德罗斯率先退开,大大咧咧撩起自己上衣找到了小腹下方的印记,花体的浅灰色字母“Gray”。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丝毫没有外来者的尴尬,转身走到格瑞卧室啪的变成龙形扑倒床上,滚了几圈又不满的爬了起来。

“你床怎么这么硬啊!”

“.....你给我去睡客房。”

一通交涉下来,格瑞再次苦于酷哥偶像包袱而失去了自己床的一半。他没想到这龙能这么喋喋不休的跟他争上半天。

总之先要去采购日用品和食材。

然后一人一龙从床垫要软要硬,抱枕要绿色的还是金色的,睡衣要连体的还是衣裤的,吵到零食是买面包还是薯片,饭后是水果还是布丁,饭菜是肉为主还是蔬菜,饮料要果汁还是可乐。

格瑞站在收银台前时几乎去了半条命,旁边的嘉德罗斯还因为晚饭不能吃汉堡而生气。他看了眼一长串购物清单,那是这两个人完全不顾形象在超市比看你拿的快还是我放的快的结果。

床垫买了软的,可以陷进去的那种,但是对长身体不好。抱枕绿的金的都买了。睡衣趁这家伙不注意换成了皮卡丘连体睡衣。零食买了薯片,百奇,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高热量食品。饭后布丁他也妥协了。所以主食还是蔬菜为主。

“你们龙吃人类的食物也不要紧?”

“不要紧,反正我吃到现在没什么事。”

“你确定?”

“大概。”

格瑞回家的步子一停,这个回答实在很不靠谱,拉上嘉德罗斯一个转弯去找了他认识的人里唯一养龙的那个。

雷狮开门时一口酒正喝到一半,看到嘉德罗斯显眼的金发和左眼下的五角星愣是被呛了半天,又带着纪念勇士的眼神拍了拍格瑞肩膀。

“...干什么。”

“替你默哀啊格瑞大大,你要破产了。”

雷狮放下酒杯清清嗓子,他直觉这是最后一次能坑格瑞的机会了。

“第一,金龙有收集财宝的癖好。第二,他们是纯血种,吃金子的,混杂质也不行。第三,金龙嗜好打架。好了,一条回答一万,打我银行卡。”

“假一赔十。第一条就错误,嘉德罗斯并没有什么收集癖。”

雷狮挑挑眉,视线从格瑞锁骨那又移到两人还牵着的手上,一脸拒绝狗粮的回了一句。

“那家伙只把你当财宝,懂了没?”

关门送客后,雷狮一边数钱一边啧啧感叹格瑞的运气,而且这家伙估计还不知道契约解除的条件是一方死亡的事情,刚从书房出来的卡米尔端着果汁问了最关键一句。

您告诉格瑞龙不能喝牛奶了吗?

没有。

……会诱发发情的。

而格瑞这边还在为嘉德罗斯沉迷高热量食物而困扰,和老大爷一样注重养生的瑞大爷觉得这事不行,所以他在奶油蘑菇汤里多放了不少牛奶,补钙。

然后晚上遭殃的也是他。格瑞僵硬的躺在床上,被嘉德罗斯八爪鱼一样的睡姿逼得一直在深呼吸冷静。睡梦中的少年身体发热还不停的在喘息,不自觉的去用下体磨蹭,被揩油到忍无可忍,重新再忍。

看到窗外的日出时格瑞已经只剩一口气,他最后缓了会,死命摇醒嘉德罗斯,趁他还没来得及爆发起床气率先开口。

“走。我们出去打一架。”

嘉德罗斯眼前一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格瑞突然想通了,自己身上还黏黏糊糊的,不过愿意打架总是好事啊!

结果他刚蹦下床就清楚的感受到下腹隐秘处的粘腻,热度直接从脖颈窜到脑门,嘉德罗斯难得结结巴巴的应付了两句就往厕所冲。

没看到身后格瑞报复成功的笑意。


end.

照例球评,诶嘿嘿

这个设定写起来挺爽的应该还有后续...

以防万一打个end,我被自己奶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评论(13)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