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雷卡】福寿草

  • 卡米尔生贺。生日快乐啊我的小军师!!!!!

  • 雷卡

  • OOC







在森林深处住着一位魔女。


魔女深爱着国家,并为其效力。


卡米尔第15次出于礼貌完整的听完百灵鸟叽叽喳喳的告知后无奈纠正,他不是女孩子,也不是魔女,只是个会一点法术的普通人。同样他也并不热爱这个国家,他所效力的,从始至终只有一人。


“普通?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你是最特别的孩子。”


一位上了年龄的红斑蛇老先生吐着红舌缠上手臂,三角形的脑袋歪了歪充满了不赞同。


“可不是所有人都能被我们接纳。”


“谢谢您的赞美,我十分荣幸。”


少年弯下腰手臂搭在树干上让老先生离开,而喜好八卦的小麻雀不知何时停在了他肩上,尖尖的鸟喙啄啄脸庞又嚷起来。


“今天那位王没有发火没有喝酒也没有召来讨厌的闪电,看上去很高兴,放心吧放心吧!”


“嗯...这可不是能放心的迹象啊...。”


“为什么呀?”


“大哥大概又计划逃出宫了吧。”


鸟雀不解,扑撸扑撸拍着翅膀飞走了。


卡米尔也不在意,踮起脚摘下树上的浆果,又小心挑选成熟药草,最后是盛一壶冰凉泉水。


他擅长制药,毒药、解药、迷药、魔药,杀人的药、救人的药,他都会一点。


各种各样的药水被做出来后都会被装进一个漂漂亮亮的小玻璃瓶,然后在柜子上等着主顾把他们带走,当然也有不少是卡米尔纯粹出于兴趣所做。


今天也是如此。


卡米尔回到自己的小木屋,常青藤顺着树干点缀,窗口处还放着信鸽刚带回来的、还带着露水的新信。


他摘下带着宽大帽沿的尖顶帽,上面装饰着的白娴鸟羽毛还轻轻晃着撒娇,少年点了点帽尖长呼了口气,小心翼翼揭开火漆收到小方罐里。


白鸽晒着温暖日光舒服的趴成一滩,团在冰凉木桌上问他。


“为什么不去见他?”


“我不可以出这座森林,这是规则。”


卡米尔拢了拢信封有些纠结先做药还是先看信。


“那你总是喊他大哥,你们是兄弟吗?”


“是的。”


“是和我们一样都是你的家人吗?”


“不一样的。”


他摇了摇头微微勾起嘴角,卡米尔和雷狮是兄弟,但不仅是最亲近的家人,也是最重要的恋人。他还是没忍住先打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张书签。


一看就是新手的试作品,里面的干花已经有些破碎,经络也没有打理好,密封的胶带也缠的随意乱来,反面黑色花体字体墨水飞扬,“See you tonight.”。


书签抵住嘴角掩去笑意,卡米尔从书柜里抽出一本童话集把书签夹在里面,也真是难为大哥去做这种小东西了,不过为什么呢?


一个白毛团跌跌撞撞的滚到门口啪叽一下撞到台阶,毛团子往后一倒摊开身子露出怀里的一颗种子。


少年眼睁睁瞧着海棠兔晃着短短的前腿翻不过身,看来是平日里喂养的太好长胖了。卡米尔抱起委屈巴巴的小兔揉了把尖耳,又把毛绒上的碎叶挑去。


“怎么了?”


“生日快乐呀卡卡!”


啊,今天是他诞辰吗。卡米尔少见的红了脸,他总是不习惯面对直白的善意。他又给小胖球顺了顺毛低声道谢,一手抱着白团子,口中低吟几句念出古老咒语,淡紫色的光芒汇聚在桌上摆出一个小花盆模样。


他举着种子透过日光打量,虽然一直住在森林里,但一时他也没能认出来这是那种植物,不知道习性不知道养殖方法,一时犯了难。


“是福寿草。很好养,直接种土里就行。”


雷狮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外,像是无视了森林内一层层的防御机制硬闯进来的,身上的皮革外套被树枝划破不少口子,年轻的国王陛下不满的敲敲门框把少年的注意力引回。


“陛...,大哥。您又擅自离开皇宫了。”


卡米尔皱着眉放下毛团转而去给雷狮整理衣物,森林里有毒植物不少,他不想看到大哥受这些不必要的伤。


身后的种子在空中打晃乖巧自觉埋入土壤,他恍惚间险些叫错称呼,大哥向来不喜国王陛下一类的尊称,偏对海盗头子充满好感。


“嗯哼。反正大陆和平,雷国又有你这个魔女保佑着,我倒是想出去走走啊——”


“.....。从来没有哪个国家会把魔女之流捧上高位。”


无视大哥的玩笑,卡米尔不禁想起近日来愈发过分的传言,有关于国王无能之类的蠢话。大哥把过往对邻国的全胜战役通通归结到自己身上,甚至还派人去传播魔女庇佑的流言。


硬生生把本应在幕后的自己拉了出来,甚至站在了同肩之位。


“卡米尔只要为我效力就够了。”


雷狮揉乱恋人乖顺黑发笑的张扬,他很喜欢看少年为他着想为他烦恼的样子,但不代表他能接受莫名的质疑。


“有异心的人多了去了,不过都是些只敢在背后长舌的无能之辈。”


“可是大哥——”


“行了,今天来找你可不是为了这个。”


“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把那盆花也带上。”


卡米尔点点头顺从的去搬那盆花,不过短短几句话的功夫,一抹绿芽已经冒出了头,可怜兮兮的被一旁的深紫小闪电压迫着摇摆叶片。


大哥的恶趣味啊。他叹了口气抱起花盆,跟着雷狮踏出木屋,他们在森林中央的湖泊停下脚步。


正午的阳光透过叶缝洒落在平静湖面,江团埋在水面下悄悄打量兄弟俩,身形偏高的王者走在前方说笑,闪电随着动作噼啦啪啦在身旁乱响。


真可怕啊。


她咕噜吐出个水泡鱼尾一摆又潜了下去,错过了小闪电一转凶狠模样,柔了锐角落在少年手中来回蹦哒的场景。


雷狮看卡米尔揉的开心顺手多丢了几个小闪电过去,在旁人眼里可怖的力量在这对兄弟眼里算得上是日常逗趣的玩具,只可怜了那株小苗,硬生生被压的多长了几片叶子出来。


他们最后到了一座小山坡,卡米尔一边捧着花盆一边小心翼翼的跨过坑洼,虽说是个小山坡爬起来却意外困难,到达山顶时已是黄昏落日。


夕阳在他们背后闪烁,温暖了底下的城镇。雷狮站在顶峰感受着落日余晖,在这里能看到他的国家全景。逐渐亮起来的街灯,工作结束往家里赶的居民,霓虹灯一闪一闪着准备进入夜生活。


这是雷王的国家,却不是雷狮的家。


“卡米尔。”他问道。“十六岁在雷国是成年,你想要什么?”


雷狮依旧没有转过身去看少年,他的心情莫名有些糟糕,成年了的幼弟不再被规则束缚在这个小森林,要提出离开也无可厚非。


可他不愿。


王者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他从不别扭也从不隐藏。


“我希望你陪在我身边。所以,我不会允许你离开。”


“除了这个,其它我都可以给你。”


卡米尔难得笑起来,嘴角微微勾起又有些不好意思。他揉了揉已经结了花苞的福寿草,嫩黄的花骨朵在他手下一点点绽放。


“大哥,祝我生日快乐吧。”


“——?”


对上大哥少见的困惑眼神,少年红了耳尖把脸埋在花朵背后解释。


“我会一辈子追随大哥。”


“所以——”


话尾淹没在一个浅浅的亲吻里,雷狮勾过卡米尔脖颈拉近距离,额头相贴呼吸交缠,他看着自己映在少年湛蓝瞳孔里的倒影,最终把吻印在了少年额头。


“卡米尔,十六岁的生日快乐。”




end.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