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雷卡】酒精

复健短打
ooc注意。




“您就不能离该死的酒精远一点?”

卡米尔把包裹丢在一旁,里面放了不少过去凹凸大赛的相关资料,介于大赛早已结束,而他们也踏上了新的旅程,他准备把多余的纸质资料销毁并换上一些有关飞船和宇宙的。

军师要做的工作确实很多,但他能保证其中不包括保姆这一项。

少年压了压一边眉毛,黑眸死死盯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那人手中的红酒杯,以及桌上明显已经空了一半的酒瓶,恨不得用意念让它永远消失。

“小酌怡情。”

雷狮哈哈笑起来,他很少能让堂弟生气到不注意言辞了,但其实他一直以此为乐。所以为了他的恶趣味,海盗头子举杯向门口面色不善的小家伙致意,随后大口饮下。

“如果您不是刚出院的话我也不会拦。”

“本来就是点小伤,这就是男人的浪漫啊。况且海盗怎么可以离了酒。”

“从您血液中90%都是酒精这点来看,是天生的海盗呢。”

帕洛斯站在门口犹豫要不要敲门进去,这对兄弟的拌嘴确实挺好玩的,但要是像上次又玩脱就太惨了,卡米尔生气起来简直是噩梦。

算了,这次就算小军师生气了也全是雷狮老大的锅,他会自己准备好储备粮免得卡米尔火大起来霸占一周的厨房做黑暗料理还把航线改的全往荒地开。

没有良心可言的白发骗徒摇摇头,咔哒一声给门上了锁后转身离开。

还瘫在沙发上跟卡米尔玩着文字游戏的雷狮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同伴卖了个彻底,他从沙发的缝隙里找了许久才发现那张皱皱巴巴的医嘱,又指着“严禁啤酒”的那一行笑的奸诈。

“我可是有好好的遵从的医嘱的哦?”

卡米尔长呼一口气松开紧皱的眉头,上前几步接过医嘱好好的折叠起来放进口袋,他早该知道这玩意在大哥眼里不过一张废纸,所以就直接用行动好了。

“事实上,”少年抬高帽檐,手腕一震从袖口里掉出张清单,最下端雷狮狂放的签字和手印按的清清楚楚。“上次您醉酒时强行让我唱歌,并签名画押答应我一切要求。”

雷狮浑身一震,立马放下酒杯从沙发上站起来,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能让卡米尔单独拿出来的肯定有特别之处。

——当然是骗人的。

雷狮手一撑翻过沙发张开双臂,雷神之锤顺着主人意出现在小军师背后轻轻一锤,于是皱着眉的卡米尔一下重心不稳往前倒,顺势落入蓄谋已久的海盗团长怀里。

“别生气了,恩?”

他当然不会在意自己醉酒后都干了什么蠢事,卖身契这种东西卡米尔要是想要他一下签个几百张都不是问题。

雷狮揉揉怀里堂弟藏在围巾下的洁白后颈,那一块的肌肉绷的过紧,一看就知道在书房里泡了太久。

“大哥。”卡米尔低头靠在雷狮肩头,嗓音沉闷。

“知道了知道了。”

成年人双手用力抱紧恋人蹭了蹭脸颊,卡米尔一直不喜欢他喝酒其实也情有可原,倒不是什么健康问题,大概算是过去的黑历史。

是很久以前,还在雷皇星时的事。

当雷狮还在当他的三皇子时,皇位竞争激烈,多亏了他风流的父亲,雷家从来不缺子嗣。而他可以说是所有候选人的眼中钉。过于优秀,锋芒毕露。预料中的招来了无数杀身之祸。

下毒、刺杀、突袭、放火,每天的暗杀方式都不一样,有些甚至还用到了巫蛊之术。不得不说那段时间其实过的相当愉快,学会了不少拷问技术。

直到有一次雷狮有点喝上头,卡米尔也跟着被灌了不少。一时兴起就从宴会上出逃一路跑到星球边境,那是最接近宇宙的一片海,周围星系印的湖面闪闪发光。

浅滩上的淡蓝,过渡的墨兰,再往下便是不可见底的深海,艳色的珊瑚丛也仅仅是探了个头,那是过去的航海家留下的财富。

雷狮打了个酒嗝往后一摔倒在沙滩上,细腻的沙子悄悄钻进衣领也不在意,他蜷起身子放声大笑。

“卡米尔,卡米尔!你看!”

“和这星辰大海相比,雷皇星连垃圾都算不上!”

卡米尔没有出声,他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比起眼前的那片海,那个在沙滩上,躺的毫无形象,却又比星星都璀璨的人更让他震撼。

他不自禁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喉结滚动,像是干渴般抿抿唇。

异变突生。

跟踪许久的暗杀者突然暴起,如墨夜色里刀刃的银光过于显眼,其中一人一把扬起飞沙,两人猝不及防的被推入海,在反应过来憋气前就狠狠呛了口水打乱节奏。

最后是水性略好的卡米尔闷了口海水,在不可挽回前拽住雷狮游上岸,暗杀者早已跑的无影无踪,留下两个浑身湿透的少年在沙滩喘气。

然后这事就被卡米尔一直记到了现在。

其实也没什么,没有受伤没有后遗症,主谋还被他两玩了个半死连皇宫都不敢进了,具体操作参见之前的暗杀手法。

雷狮抱住卡米尔腿一抬又翻回了沙发上,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少年轻的不像是个快成年的人。被忽视了许久的事件主因红酒先生依旧安安静静坐在那,想着没啥事了的海盗团长手一伸又想去够酒瓶,又被啪的打了一下。

卡米尔拉住对方的手,无定之躯瞬间发动把大哥压倒在沙发上,并不是太大的力道,雷狮也不在意,空出的手搭在后腰侧着头问他。

“睡会?”

“恩。”



end.

格式很屎
我也很屎
等过两天到家了再改格式...
没更新是因为懒[]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