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雷卡】蒸汽和魔法 1

大概是中篇。
雷卡。

ooc注意,私设注意。

0。

这是一个蒸汽和魔法并存的世界。

先进和落后并存。有人骑着魔杖在天上飞,有人靠着齿轮链条在地上走。

魔法和科学并存。有人指挥魔法四处破坏,有人改装武器操纵装甲战斗。

人类和玩偶并存。人类凭借蒸汽造出身体,借用魔法赋予玩偶心脏灵魂。

无知,并且狂妄。


1。

城里来了一位工匠,和咕噜咕噜响着的蒸汽好不吻合,漆黑的长袍遮住整个身躯,他沉默着,帽檐打下的阴影遮蔽双眼,艳红的围巾挡住唇舌。

他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过,从商人那里买下齿轮活塞和轴承,从妇女那里买下黑龙坚硬锐利的鳞片,最后在偏僻的角落捡到一只坏掉的机械鸟。

工匠是一位工艺精巧的匠人,他没有救人的天赋,但在机械方面比宫里最有名的机械师还好的多。他用刚买到的小齿轮替换青雀的足,用黑天鹅的羽装饰它的身体,最后在心脏处纹上银白的五角星。

于是机械鸟动了起来,它扑棱扑棱铜制的坚硬羽翼,朝着救命恩人歪了歪小巧的脑袋。

“感谢您,工匠。”

“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到您的吗?”

他点点头,把替换下的大大小小齿轮一股脑装进皮革袋子,再用韧劲上称的粗绳换在腰间,最后轻吻挂在颈间半生锈的怀表。

“为我送信吧。”

工匠张开口,粗砺且沙哑的声音透过布料显得模糊。他咳嗽了两嗓子,再开口时已褪去了不流畅的音调,他开口。

“你可以叫我雷鸣。送信的目的地是皇宫。”


2。

雷鸣是雷狮的人偶,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雷狮是这个国家的王,他不喜欢蒸汽或者魔法,他中意的是远洋的船舰和无尽的深海。

所以没有人理解为什么这样的一位王要费尽心思去做人偶。

黑发是上等的丝绸,由于制造者粗暴的手法又变得偏硬。和主人同色的深紫瞳孔是从深海里得到的宝石,再缀以人鱼的泪水给其灵气。骨节是圆润雪白的珠玉,心脏是黑龙的血液结晶。

人偶会动,会说话,唯独不会思考。

国王没有赐予他灵魂。

雷狮结束制造的最后一笔,站在人偶面前看他缓缓睁眼,流动的紫眸里是一片死寂,少年低沉的语调毫无起伏。

“陛下。”

雷狮猛的扣住人偶脖颈,在魔法的帮助下他甚至能感受到薄薄皮肤下动脉的跳动。他歪了歪头,指节缓缓加大力道,下了第一道命令。

“滚出去。”

人偶被扼住了喉咙无法说话,他抬手指指颈部都快爆出青筋的右手,对于无法执行命令的阻碍物就是主人这一点他也十分困扰。

下一秒就被整个人摔出窗外,重重砸在粗壮的树干上。

国王转身,紧握的双拳残留噼啪作响的雷电,他长呼一口气下达第二条命令。

“你的名字是雷鸣。我不需要人偶,给我滚。”


3。

人偶,不,现在是雷鸣了。说实话从刚睁眼那一刻起他就十分困扰,先是被掐了脖子,又被扔出去,最后还说不要人偶。

这个陛下怕不是个傻的吧。雷鸣摸摸鼻子给自己套上外套,从外墙翻出皇宫找了个城镇方向开始自己的旅程。

不要人偶却还费心思做出来,他揉去眼尾生理性的泪水,还把脸做的这么像,换个发型搞不好他直接篡位都没人发现。

人偶想了想,介于他出生到现在还没到一个小时,尽管身体看上去是15,16的少年,思想上还是个新生儿的他毫不犹豫选择去旅行。

然后问题来了。

有齿轮有魔法的世界也是普通的世界,社会也是普通的社会,总而言之就是没有流通货币寸步难行的生活。

雷鸣思考了一下现今社会里最符合招摇撞骗又不会被怀疑的职业。

然后城里多了一位乌漆墨黑的工匠。


4。

机械鸟慢慢收起翅膀,爪子蹦到对方肩上团成一个圆滚滚的金属球后没了声。

认为工匠是什么传说里的少年的它真是太愚蠢了。

雷鸣微微笑起来,看来他的装扮很成功啊,至少已经骗了一只小机械鸟。

“那你要给谁送信呀?”

“陛下。”工匠在街巷的末尾找到一处歇脚的酒馆。

“为什么啊?”

工匠低下头想了一会,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信,但总有种如果直接断了联系搞不好会被拆掉重做的预感。

所以他顿了顿回答了两字。

“直觉。”

机械鸟没了声,理智告诉它吐槽的话就输了。青雀滴溜溜转了转眼,瞥到角落里一群黑衣服鬼鬼祟祟的人,自然也没有错过那些违禁品。

“雷鸣呀,既然你是国王的人偶,那你要不要帮他保护国家啊?”

“陛下不需要,怎么突然提到这个?”

青雀凑到工匠耳边小声道。

“喏,那边的走私犯呀。”

雷鸣讨了杯啤酒转身靠在一旁,不他当然不会去喝酒,这里的人醉的乱七八糟搞不好这里面还混着润滑油。

他的目标是角落里的那群人。

不是人偶的职责,也不是他的良心发现,就只是,不爽。不爽有人在陛下的国家里胡作非为,不爽这种受了国家庇护还毫不知足的贪婪,不爽这群人轻视雷狮。

不巧的是,陛下好像把性格也塑造的和他十分相像。

雷鸣从口袋里摸出小齿轮,从醉鬼那里顺来衣物上的饰品,趁着昏暗背景深绿色的魔法在小物件上绕了一圈,再碾成粉末倒入啤酒。

他深呼吸几下,换上商人推销物件的掐媚表情,冲着那群人走去,


5。

一人一鸟断断续续在城中住了一个月,然后今天是送信的日子。

这是第一封:

陛下敬启:

今天天气很好。找到了旅程同伴。

这是第二封:

陛下敬启:

请及时清理城镇里的不法分子。

这是第三封:

雷狮陛下敬启:

今天要出发去偏远的村庄。

…………

之类的。

机械鸟任由雷鸣把信卷一条条系在腿上,深刻的思考那位陛下看到这些信会不会把它拆了或者直接撂担子过来系统重装。

毕竟它一直以为陛下说的让雷鸣滚出去是说着玩的,毕竟制造材料一个比一个少见。它也以为雷鸣说的去更加选的地方也是玩笑,毕竟那些地方几乎是原始村落,只有魔法存在。

结果这两个人都是认真的。

青雀带着几封信过去的时候雷狮刚处理完政务,坐在宫墙的最高处对着远处灌酒,看上去特别像个孤寡老人。

真可怜。

然后它就被一罐头打了下来。

雷狮从墙上翻下去捡起那只半死不活的机械鸟,虽然大致能猜到是雷鸣送的信,但这鸟笑的有点恶心,顺手就打下来了。


6。

至于信?

年轻的国王指节一扣信封就化为灰烬,把他放出去到底还是有点用的,从陛下到雷狮陛下的称呼变化勉强算得上是进步。

不过完全没有拿回记忆的样子啊,那家伙。

雷狮伸了个懒腰一步步晃回宫殿,突然顿住脚步像是想起了什么。

“喂,你。”

“啾?!”

“让雷鸣离魔女远一点。”

“啾???”

作为送信的回报是雷狮走远后突然出现在颈间的一根白丝带,缀着几颗小星星。

青雀一震翅膀嘟嘟囔囔的往回飞,它只是个信使啊!为什么要被砸!而且魔女又是什么啊!会魔法的人不是到处都有吗!

真奇怪。


tbc.

@光留 你的点文——

因为是手机端所以格式依旧很屎
没有大纲写到哪是哪
中秋快乐!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