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喝奶茶。_。

id冬瓜
✨✨✨
喜爱诺克特中心
喜欢战勇和海囚的一切!
👐👐👐
铁人女孩永不认输
幽灵船我也不不下
喜欢卷西加菲和佩佩

【齐屠】相亲与重逢与篮球场

*昨日青空真的太好看了和朋友在电影院哭成一团,回来后激情摸鱼

*ooc注意



屠小意想过很多重逢的画面。







像是记错起飞时间,他在候机厅傻傻的坐着,已经成为机长的齐景轩从背后来了个突然袭击,依旧柔软的黑发在对方手下乱成一团,两个人在空旷的候机厅回到了十八岁的那一场雪。



像是他和花生和姚哲恬坐在兰汐的小酒馆,当年的四人组最后一个人迟迟不来,屠小意和花生喝的都有点多,大着舌头约定等齐景轩回来要让他请客,姚哲恬只是温温柔柔的笑,指了指他们背后那个高大的身影。







不管哪个都比现在好。







兰汐的咖啡馆装修风格和这个小镇一样,暖光灯淡淡打在桌面上,木质家具让他想到家里的书桌,勉勉强强让心跳稳定了一点,大概是从心脏病突发到心跳一百八的程度。



屠小意低着头一边打着哈哈一边疯狂期望能有什么自然灾害瞬间发生,或者来个陨石干脆把这个小镇砸掉好了。对面的女孩很好看,女孩背后座位上的齐景轩也很好看。



个屁啊!为什么非要在他相亲的时候突然冒出来啊!



很明显对上视线的一瞬间对方就认出来了,也是啊他18岁和现在相比就多了一副黑框眼镜,早知道他就去染个黄毛再打个卷了,总比现在这种迷之修罗场的气氛要好。



捧着咖啡杯的屠小意几乎要缩在椅子里,女孩也明显一副被逼出来相亲的模样,保持着三分钟看一次手机的频率,啊,难道是传说中经典的突然接到电话有事的桥段。



僵持了仿佛一个世纪,女孩的手机终于慢慢悠悠的响了起来,好巧不巧还是那首昨日青空,他对齐景轩那不自知的表白在空气中叮叮当当响了一个来回才被女孩打断,而被表白人的笑意也轻巧的回荡过来。







“啊!抱歉我突然有点事,真的十分抱歉……”







“没事没事。”





漫画家向着女孩摆摆手表明自己是真的不在意,那通电话同样也救了他一命,目送对方离开后屠小意重重低头磕在桌上,他确实很想念齐景轩,又怕离别多年后的生疏。



“怎么,相亲?”







“是喔,不准取笑我。”



“明明都这么热情的对我表白了?”







齐景轩拉开椅子看着对面黑发中的一个小发旋,他刚刚还在想要是这家伙再磨蹭一会就能见到一个服务员的自己了,打篮球扭秧歌飞行员服务员,他的人生也太多姿多彩。







屠小意闻言刷的一下抬起了头,满脸通红又有点生气,也不知道是谁一直一直没回兰汐,明明自己的联系方式都标在单行本后面了,电话也好信息也好一个都没有收到,害他还以为这家伙不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了当年的约定。







齐景轩也不再逗他,明明这个小漫画家已经成长为小有名气的成年人,在自己眼里又和当年决定去深圳的时候一样,闪闪发光。







“那你决定了吗,就是,表白的回复”







一段话在屠小意口中几乎破碎的不成样,他本就不是什么果断勇敢的人,也不知道漫画里那些迟到的感情是不是不够正式,有没有表达出他的心意。







“我请了一个很长的假,过去几年攒的假一次请完了,所以最近很有空。”


“去打篮球吗?老规矩,投球进了我就答应你。”



“那要是没进呢?”







“那我就只能希望屠漫画家答应来自齐飞行员的告白了,话说我当年追了你这么久,你要是这个投球没进我绝对会游戏厅暴打你一顿的。”







屠小意红着脸笑起来,当年游戏厅那一场架在他人生里也算轰轰烈烈,再者,他在兰汐的这段时间可没少去篮球场,早就不是那个背着书包传球的傻小子了。







这次他够勇敢,也不会错过,当年落下的再见和永远都会在现在实现。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