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嘉瑞嘉】可见的未来

嘉瑞嘉
ooc注意
一些私设
重修完毕。
     


     大赛结束后一切都恢复常态。

     最终胜利者是格瑞。这一届的比赛除却最初预赛牺牲的两千人外几乎全员存活,说是胜利者也不过是七神使无可奈何的选择,总比大赛失败要好看的多。

     格瑞在处理完困扰许久的家事后就接替秋成为新一任神使,被赐予强大的力量和看不见尽头的寿命,结果除了日常出门狩猎锻炼身体,其余时间几乎都耗在了厨房里。

     也不难理解,毕竟格瑞从小时候就很注重厨艺,而且还有超恐怖的强迫症,绝对不要在他做菜的时候去打扰他,会死的,真的。来自一位匿名发小。


    “喂――格瑞!”嘉德罗斯拎着个大包一脚踹开了门,“你要的食材都在这,来打架打架!”

    “不要,吃好饭你就该回去了。”格瑞面无表情的将菜端至餐桌,解开围裙放在椅背上,过往他是会留下嘉德罗斯的,打架也好聊天也好,最后都是两人在沙发上窝成一团看电视。

     雷德和蒙特祖玛也因此找了他好几次,说再不回去圣空星王的位置就要换人了,或者嘉德罗斯又堆了一打文书就跑了,什么蠢话。

     倒也不是没想过干脆搬到圣空星去一起住,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干脆就还是维持现状。

     不过看着对面的包子脸一点点鼓起来,一边吃东西一边特别凶狠的瞪着自己的样子,还蛮可爱的。


     他们在凹凸大赛预赛时就维持着这段有点奇怪的关系,不过当时火药味可浓的多。最开始是两人打完架正好都摔到了大厅饭堂的位置,好好一个拱顶的饭堂愣是被他们打成露天的。其余参赛者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而机器球也被雷德赶了出去。

     其实也很少打的这么激烈。嘉德罗斯瘫在他旁边喘的和死狗一样还在笑,一边笑还一边呛,别是打坏了脑子,虽然他也不介意负责。

     格瑞叹了口气撑着烈斩站起来,跟嘉德罗斯打架是件很废体力的事,虽然不合时宜但是他饿了。又正好在饭堂,只是没法买也没厨师给做饭,自力更生吧。

     嘉德罗斯以为格瑞又要跑,也跟着爬起来,跌跌撞撞跟在身后,“果然只有格瑞才能跟我打个痛快,明天继续啊!”说着腿一软撞在格瑞背后,少年人虽小体重可不轻,于是两个人又一起跌回地面。

     格瑞脸贴着地板,他感觉自己的鼻梁可能断掉了。大概是上辈子欠了这家伙几千万没还,轮到这辈子要这样被折腾。
 
     反手把趴在背上的小金毛拽到身旁,凑到耳边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喉咙口蹦出来,“不!打!...呆着别动。”

     嘉德罗斯撇了撇嘴,勉强算是同意安静的趴着了。今天难得打了个痛快,体力也差不多耗尽,想动也没力气。

     结果不到十分钟就见着格瑞端着两碗面又折了回来,在一片废墟中刨出张还能看的桌子,放好面又把他拉过去坐着。

   “吃不吃?”格瑞把碗往他面前一推,看着一九岁孩子饿着也过于残忍,天天吃垃圾食品这辈子都别想长高了。反正也顺手,就多做了一份,他也很久没有和别人一起吃过饭了。

      嘉德罗斯像见着鬼一样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是真没想到格瑞会做饭,倒不是说强者不需要会做饭什么的,就格瑞看上去就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不过是普通的清汤面,挂了几根鸡毛菜又加了个荷包蛋,卖相也很好,试探性的尝了口发现还不止不错的地步,呼啦啦几口吃了个干净。


     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每次打完架嘉德罗斯都会蹭完一顿饭再走,大赛结束后就干脆跑到格瑞家里去,吃饭打架睡午觉一个不落,到最后格瑞专门收拾了个房间给他,明明谁都没有提出来,就这么自然而然的住到了一起。

     然后今天,格瑞盯着茶几方向,他在那藏了一对戒指。嘉德罗斯拆开带过来的包裹,那里放着一束红玫瑰。

end.

评论(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