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嘉瑞】噩梦

感谢许鱼小天使的点文。
不会艾特抱歉...
ooc注意


      是梦。

      嘉德罗斯站在赤焰山山顶,脚下是再熟悉不过的滚滚岩浆,热气带着浓烈的硫磺味扑面而来,察觉到混杂在里面的陌生气味,这才反应过来时间线回到了预赛结束的前几天。

      气味来自山脚的雷狮海盗团,他皱了皱眉不大想搭理,凹凸大赛早已结束,就连这个星球也在大战中化为灰烬,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会梦到这里,也不明白强烈的违和感从何而来。

    [你们,去把底下的那群渣渣干掉。]

      身后的祖玛和雷德沉默的点了点头,转身从山顶一跃而下,接连传来的山体崩塌声盖过了哀鸣。

      嘉德罗斯隐约记得预赛后格瑞受过很重的伤,问他也避重就轻回避问题。正好这次一起解决,他有点不耐烦,从身体里蔓延开的心悸实在让他很难有兴致继续这个梦。

     赤焰山离地图中心并不远,况且他视力极好,也算得上巧,远远的正好看见烈斩破碎的画面,随后仅剩不断的电闪雷鸣。

      嘉德罗斯猛地一惊,烈斩断了?那格瑞呢?

      不再多想也不敢细想,嘉德罗斯加快脚步向中心跑去,耳边的轰鸣声震了五下后安静下来,空气却愈发沉闷,他停下脚步,几近窒息,鬼狐天冲举着雷神之锤,表情扭曲,用力向瘫倒在地的格瑞砸下。

      一时间嘉德罗斯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最后一击甚至没有元力波动,他一步一步向格瑞走去,少年的白发被血迹染的艳红,平日里毫无波澜的紫罗兰色的双眼如今半睁着一片死寂,从伤口滴滴答答流下的血一点点蔓延开。

     似乎有人夺取了氧气般,嘉德罗斯完全喘不上气,他的目光落在面前的尸体上,这是谁?被杀死的,是谁?他的思绪杂乱揉捏在一起,分不清虚幻现实。

   [******,****,格瑞**,**]

    格瑞。躺在地上的,是格瑞。

      嘉德罗斯眨了眨眼,周围的景色一点点恢复色彩,他转头,鬼狐天冲脸上还挂着甜蜜的微笑,烈斩在他手中拼接起来,毫无意义。

      他喘了口气,不停的向自己暗示这是梦境,格瑞不会死在这种渣渣手上,也很本不会...

      然后手被拉住了,嘉德罗斯条件反射紧紧握住,血液的粘腻触感从掌心一路往上,经过胸口直达后颈。他看着格瑞摇摇晃晃的拉着他的手站起,另一只手环过脖颈紧紧抱住了他。

      嘉德罗斯看不见对方的表情,身体互相接触的地方阴冷湿滑,血还在不停的从伤口处涌出,从脚底一点点淹没至腰身,他终于开始颤抖,眼泪完全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在血海没到胸口时他抬手拥抱住对方,然后闭上眼。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醒醒!]

     有人在叫他。嘉德罗斯慢慢睁开眼,格瑞坐在他面前满脸焦急,啊,梦醒了?他刚抬起手就被握住,这才清醒过来。
嘉德罗斯大口喘起气,也顾不及出了一身冷汗,扑过去将格瑞紧紧拥入怀里,直到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他才停止施力。

      他靠在格瑞肩上,能听到对方鲜活的心跳,能看见随着心跳鼓动的颈动脉,能感到对方的手一下一下轻拍着自己的背。

      太好了。他不得不庆幸起来,情绪的大起大落,失而复得使他很想流泪,但不是现在。嘉德罗斯勉强把眼泪憋了回去,眼眶通红活像个兔子。

    [噩梦?]

      点点头,又摇摇头。

      格瑞轻轻叹了口气,再次拍了拍背,半抱半拖的扯起像无尾熊一样赖在自己身上的嘉德罗斯往浴室走,他不懂如何安慰人,除了陪在身边什么也不会。

    [格瑞,明天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准离开我五米以上。]

    [...只明天一天。]

end.

评论(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