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雷卡雷】失语

雷卡雷,没具体定cp,因为是单恋。
失语症,无法说话,伴随痛苦,不致命
灵感来源b站的一个卡米尔中心的mad
很难用文字写出卡米尔的情感
ooc注意


      世界上有如此丰富的语言,怎么会有无法传达的情感。


      某一天上午,卡米尔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了。

      他站在镜前张着嘴却吐不出词句,只能断断续续的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呜咽声。

      有点麻烦。打开面板调出今天的行程,恰好是分开行动,总之先去大厅的医务处问问吧。

      卡米尔围上围巾将下半个脸埋入其中,这个点佩利和大哥都还在睡,而最麻烦的帕洛斯向来神出鬼没,可以的话唯独不想被他发现。

      但卡米尔的运气一直不大好。

    [哟,卡米尔,早上好啊。]

      刚出门就遇到在不远处伸着懒腰的帕洛斯,不用猜也知道这个骗子一整夜都在赌场里发挥他的兴趣特长。

      必须瞒过他。卡米尔压了压帽沿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只是没睡醒而精神不好的样子。

    [嗳这么冷淡哦?说起来昨天我在赌场听到一个新消息,排名前五十的一个人,从上个礼拜开始不能说话了,然后昨晚自杀啦。]

     这家伙真是...!敏感到这种程度吗。

     卡米尔没法当做没听到,就算是正常的他也不会无视这种消息,前五十的强者个个都是危险人物,决不会轻易自杀。他皱着眉大步走到帕洛斯跟前,从喉咙口用力勉强发出一声算是疑惑的音调。

    [啊呀,卡米尔你也得了这种病吗?听说那家伙是因为受不了痛苦而自杀的,很惨哦,怎么样,赶紧去跟雷狮老大说一声看看你还有没有救?]

      你敢。

     卡米尔伸手掐住对方脖颈,拥有『无定之躯』的力量的话就算只是轻轻用力也能在他出声以前解决掉。用空着的那只手调出面板在上面打字。

    “敢在大哥面前提起的话我会杀了你。”

      从一开始他就不喜欢帕洛斯,所有关于这家伙的资料通通显示他是个心狠手辣的骗子,卡米尔也提过很多次,但雷狮似乎并不在意骗子的小手段,只是挥挥手让他别在管。

      如果这个病致死的话他绝对会在死前处理掉帕洛斯,和一些对海盗团有威胁的人。

    [行了我不会说的,咳,放手。]

     帕洛斯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拍拍他的小臂,得到自由后揉了揉发红的脖颈,他一直都无法理解卡米尔的忠诚从何而来,不过是受了几年庇护,奇怪的小孩。

      看着卡米尔朝大厅的方向走去,帕洛斯打了个哈切还是选择闭嘴去补眠,倒不是有多守信,只是有一种直觉告诉他别插手为好,那就安静看戏吧。



      帕洛斯的话信三分都嫌多。卡米尔站在大厅手里捉着一个机器球询问相关病症。

      果然,这病症并不致死,除了无法说话外也不会影响活动,但一旦过了第一天后会有极大痛苦,似乎是精神上的。

      狩猎的好机会,卡米尔扔下机器球在商城随便买了套衣服换上,再摘下帽子脱去围巾。因为是一人狩猎,他得保证不被其它对海盗团虎视眈眈的人认出来,接下来只要去那些隐蔽的地方转转就好。

      果不其然,在嚎哭地穴的一个小洞口里,卡米尔找到一个在地上蜷成一团浑身发着抖的参赛者,一副痛的要死的模样却连哀鸣都发不出来,看到他甚至伸出手想要求救。

     他走上前聚集元力,一脚踏上对方胸口,毫不费力的踩断肋骨贯穿心脏,不知从哪出现的机器球也在一旁祝贺。

    [恭喜参赛者卡米尔,击杀XXX获得对方全额积分。]

      啊他记得这个名字。卡米尔仔细回想了下,是排名前一百的一位潜力还不错的选手,他不敢置信的看看脚下的尸体,完全是毫无反抗把全身弱点展示在他面前。

      那不是求救,是送死。

      收回脚卡米尔转头向洞外走去,什么样的痛苦会让人一心求死,意识到事情远比他想象的严重,最坏结果是明天他就会痛的不能动弹,在那之前,他必须把能做的全部做掉。



      回到据点已是傍晚,就着一身血污卡米尔推开门想回房间最后整理情报。

    [哟卡米尔,今天兴致很高啊,积分提醒响了一下午。]

      是大哥。卡米尔抬头看着靠在椅背一手拿着啤酒罐的雷狮,下意识想开口提醒对方,又猛地想起自己已经失语。

     他调出面板一点一点把话语转成文字再呈现给对方。

   “大哥。大赛里有一种新的疾病,特征是失语,似乎是伴有疼痛,今天遇到了几个,战斗力被削弱很多,明天可以进行大范围的狩猎。”

    [嚯,那倒是不错啊。所以你也是。]

     卡米尔点点头,他对自己忍耐力还算挺有自信,本身定位也是军师,失语并不会有什么影响,依旧能在大哥身边为他出力。

   “不要紧。”



      刚过零点卡米尔就被浑身刺痛闹醒。他趴在床上,感觉五脏六肺都被搅碎,身体僵硬的无法动弹,像是浑身骨头都重组了一边。

      明明只是第二天!卡米尔捂着腹部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往门外走,冷汗不停的从脖颈流向后背,又不得不庆幸现在自己失了语,张着嘴也只会发出痛苦的喘息。

      他握着门把手却怎么也打不开,手抖完全使不上力。卡米尔全身靠在门上聚起元力想靠重量强行突破,精神力却涣散的不成样子,眼前事物越来越模糊,全身感官都在叫嚣着疼痛,他干脆闭上眼想就这么昏过去算了。

      然后门被打开了,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他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再睁眼时依旧伴有断断续续的刺痛,但比之前要好得多。卡米尔勉强聚焦起视线,他能感受到自己躺在沙发上,雷狮盘腿坐在地毯上目光不知看向何处。

    [醒了?]

     他点点头,无声的喊了句大哥。

    [现在知道冲我撒娇了?大赛找出了治疗方法,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全部告诉我。]

      雷狮看着虚弱的和奶狗一样的弟弟,他很久很久没看过卡米尔这副样子,上一次还是在第一次在平民窟里见面的时候。

      所以真的很生气。尤其当知道病因是患者有什么话埋着一直没说导致的什么也说不出口,他简直气的想一锤下去。

      雷狮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把卡米尔当成自己的所有物护着,也很少对他发火,就这样还能憋着话不说也是奇了怪了。

      卡米尔闭上眼不再去想雷狮皱着眉不满的模样,他要怎么说,又如何敢说呢。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想说什么,最开始是知道的,不敢说,那份情感酝酿到现在也已经无法用语言吐出口。

       想让大哥得到一切他想要的,想陪在大哥身边见证这一切,想大哥身旁除了他再无他人,想一辈子都站在大哥身
旁。

      这份情感注定无望。

      说不出口,也不想说。

      但现在这样不行,他不能一直都保持这种状态,他决不允许自己成为累赘。

      卡米尔眨眨眼像是给自己下了最终判决,他缓了缓积攒些力气,嘴唇蠕动了下准备用力时却被突然掐住了脖颈。

      他一下失了力,如果是大哥想杀他大可以直接一刀结束,为什么?

    [挺能耐啊卡米尔,宁死不说是吧,行啊,那你就憋着吧,三天,撑过三天也能康复。]

      雷狮一手卡在对方纤细的脖颈上,他看着卡米尔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闭上眼。

      理解不能,不可理喻。雷狮只觉得满腔怒火让他几乎想亲自下手掐死这个傻弟弟,完全不知道他在坚持什么,明明早已互相托付性命,又有血脉相连,还有什么好说不出口的话。

      偏偏卡米尔这样倔强,他松手重新坐回地上,也完全不知道卡米尔想要什么,这么一看作为哥哥的自己还有够失败。雷狮盯着卡米尔皱着眉还在发抖,到底还是不忍心,一手盖住对方眼睛,另一只手握住卡米尔,叹了口气算是妥协。

      他隐约听到一声抱歉和手心的湿润。

end.

评论(12)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