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喝奶茶。_。

id冬瓜
✨✨✨
喜爱诺克特中心
喜欢战勇和海囚的一切!
👐👐👐
铁人女孩永不认输
幽灵船我也不不下
喜欢卷西加菲和佩佩

【警探组】初见,现在和将来

*ooc注意

中.

一个成功的开始代表着接下来一切都是灾难,毕竟人生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

这是哪门子的狗屁案件?!

汉克站在夜总会的门口尽可能无视里面传来的各种暧昧话语,多亏了他的人工向导,至少不会清晰听到肉体碰撞和黏腻的水声。

“所以,你要告诉我,这个夜总会不仅有私下贩卖向导,甚至出了杀人案件的时候,他妈的还在正常运行?!”

“呃我很抱歉sir,但这是个私人企业并且涉及到向导,我们无法……”

最好他妈的是刚觉醒的向导,稍微有点能力他和那个完全不知道有没有武力值的仿生人搞不好都会死在这里,汉克叹了口气走进去,像个普通的嫖客那样,面带笑容,扭曲的那种。

出乎意料的,一切都很好,现在他得称呼康纳为福尔摩斯了,除了让账单上多了七八个不雅观的消费记录外,务必顺利。

“OK康纳,一切完美,唯一一点,我们是在暗自追查,记得吗?”

“是的,安德森副队长。”

所以这家伙什么都没意识到是吗,两个大男人,搭讪了四五个姑娘,其中一个还面无表情脚步越来越快,周围人的目光渐渐也聚焦到这儿来了,不是好现象。

“就,表情,假设你有表情系统?别摊着个脸,表现出对这些姑娘的兴趣,像个正常人。”

康纳奇怪的看了眼汉克,他当然有表情,前不久他还送了汉克一个wink,他从大数据中了解到的,似乎人们对wink总是充满好感。

至于表现出兴趣,无意冒犯,他的程序中完成任务是第一位,追求高效的方式也可以说是写在他骨子里的。

“Sorry汉克。”

“What?”

在汉克反应过来前康纳飞快两步跨上前用力按着左肩压到墙壁,介于没有足够时间去演算,他实在不知道脾气暴躁的副队长会有什么反应,不过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就是了。

康纳侧过头亲上爆发边缘的汉克,干燥温热的触感几乎在他的仿真皮肤下激起电流,也许任务结束后需要去买一只润唇膏,他搂上对方的脖颈就像一对热恋的情侣那样,如果不是几次往员工室方向用力的话。

索性汉克多年的探案经验让他猜到了康纳的意图,但不代表他就能轻易放过这个白痴塑料人了,他真的一点都不明白情爱和性欲是吧,汉克伸手探上康纳脸侧的黄色小光圈,仿真皮肤足够柔软,嘴唇纠缠间副队长做出一副耐不住欲望的表情飞快把对方推入房间,那个员工休息室。

他真该得到一个年度优秀警,员的称号,是不是?汉克关上门的同时决定事后如果康纳给不出合理解释就打到回厂重修,认真的。

写的很乱,是草稿,随便发发
没了,坑了。
卷西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警探组】初见,现在和将来 上


*哨向设定,包含私设








6月3日,空气 优,湿度51%,多云。



一个值得出门锻炼的好天气,康纳获取完天气情报换上运动服,转着手腕思考起今天要如何叫醒在卧室睡得昏天暗地的汉克。



介于过往大多失败的经历,直接从精神网模拟冷水侵入是最快捷的方法,但93%几率之后一整天汉克都会处于暴走状态。



算了吧,康纳叹了口气转开门把,他可不想再一次被说成冷漠无情万恶之源塑胶人向导还被枪指着脑袋,没有痛觉是一回事,被爆头的不爽又是另一回事。



“汉克,醒醒。”



回应他的是砸到胸口的柔软枕头和一脸“你个王八蛋大早上的又想干什么”的表情。



“很高兴你今天能自己爬起来,值得庆祝。”



“是啊是啊是啊,也不知道上次是谁为了叫醒我直接给了我一巴掌,上帝啊我只是在睡觉!”



“再次重申,昏迷不是正常的睡眠,况且那只是方式的一种,无关私人恩怨。”



汉克翻了个白眼表达自己的不满,搞得他真的会信这个仿生人没私人感情似的。中年人嘟嘟囔囔的开始给自己套衣服,这周他已经被强迫拉起来晨跑三次了!三次!在这之前他甚至起床都是下午的事。



半年前,穿着一身过时老旧夹克衫的副队长站在咨询台前长长的队伍里几乎感到绝望,说真的,要不是塔在他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的时候发什么紧急通知,紧急的像是几百个哨兵暴走冲进社会,他该死的才不会衣服都不换就一路飙车过来,不,他连来都不会来!



结果就是为了赞扬汉克几年前的缉毒案件,塔特地做了个人工向导来安抚他基本已经消失的哨兵能力。



他妈的操蛋玩意,这群人脑子进水又来了个百万伏特才会无聊到去制作人工向导吧?人和人的关系已经单薄到要换成机
器了?



在汉克疯狂骂娘的同时,他口中的无趣塑胶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他的背后,康纳侧身迅速扫描完目标的身体信息,随后清了清嗓子。



“你好,安德森副队长。”



“我操!搞什么…你从哪冒出来的?!”



一条圣伯纳犬瞬间在汉克脚边冒出,而它的主人已经把手按在了腰侧的手枪上。感谢上午的酒精吧,不然他就该跪在地上擦血迹了。



“我是康纳,塔的首位人工向导,作为搭档会协助案件调查和你的精神力稳定。”



去死吧,这次汉克是冷静的想拔枪了,让他沉浸在摇滚乐和足球的世界中不好吗,连私人生活都被占据还指望他摆出笑脸再来一顿丰盛晚宴表示欢迎不成?



康纳退后一步拉开安全距离,作为向导的那一部分能力从打招呼开始就一直在响警报,第一步留下好印象似乎已经失败了,这可不行,他不喜欢任务失败。



“放松,安德森副队长,我并无敌意,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先从室友做起,结合只是最后目的。”



“你他妈的,明白结合到底是什么东西吗?奥我的天哪我居然在跟一个仿生人讨论结合,疯了疯了我需要大量的酒精。”



“精神交汇,生命绑定,性爱,还有什么我需要知道的吗?以及,在成为舍友前我们一起去喝杯酒怎么样,我请。”



结局是汉克怒气冲冲的走出塔,那条圣伯纳犬再用尾巴抽了康纳小腿一下后尽职尽责的带起了路。



一个成功的开始,大概。





TBC.

【警探组】儿童节,和买一送一


*儿童节庆祝
*OOC注意




就算是2038年儿童节还是各种商家捧在手心的一个重要节日,从玩具打折到汉堡买一送一可以说是让胆固醇飚升的好日子。




“汉克,你今年已经53岁了,为什么儿童节套餐还能适用?”




康纳在他们出发去警局路程中第三次停车只为了买汉堡时终于出声询问,在有了这么多扫描经验后他现在闻着味道都能分毫不差的报告出热量和卡路里。




“可能是因为他们想要赚钱?嘿,放轻松,今天是儿童节好吗,没有人会在今天限制自己去享用什么。”




已经对强词夺理相当有经验的副队长半躺在座椅上,左一口汉堡右一口汽水简直幸福的让他不想去上班,没有人会在儿童节大开杀戒的,如果谁敢开这个先例他一定会把那个傻逼打到全身粉碎性骨折然后打孔整个弹夹。




而现在,唯一会阻止他享受人生的就是一脸不认同坐在副驾驶位置那个傻瓜塑胶人,天知道怎么还会有人双手放在膝盖上乖巧的坐着,三岁的小孩子都不这么做。




“但是今天的卡路里摄入量过度超标,胆固醇——”




“Oh come on.不是吧?今天?NONONO你想都别想,汉堡不会杀了我,明白?”




“不明白。数据显示摄入过量会导致多种并发症并严重减少寿命。”




所以今天这个话题是过不去了是不是?汉克翻了个白眼,两三口咽下口中的食物,趁着康纳不停分析数据的时候迅速把剩下一半的汉堡塞到对方嘴里,只要尝过了所有人都会拜倒在汉堡的魅力下的。




“行了行了我真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家用仿生人,尝尝看,你绝对会被它吸引的。”




严格来说仿生人并没有详尽的味觉系统,松软的面包和被酱汁裹满的牛排在康纳眼里不过是碳水化合物和一些化学物质的组合体,他含着那半个汉堡想了会,几乎调动所有数据来记录接下来的味觉数据,只要能做出一模一样味道的就可以从根源阻止汉克去购买这些垃圾食物了吧,他想。




可惜这一片好意在处于偷懒状态的副队长来说只是出生才三个月的小可怜在吃上第一口汉堡后眼睛都亮了起来,喔他才不管那是不是在分析数据,汉克满意的点点头,相信汉堡也一定征服了他的搭档,OK事件完美解决,为了庆祝当然要再来一份汉堡了。




他推开车门走向汉堡店,踏出两步又挥挥手向还在转着黄圈圈的仿生人道了句节日快乐。




儿童节快乐。

【警探组】暂时性故障

*片段



“Hello. My name is Connor.”



OK今年最糟糕的事不再是被派去负责一堆仿生人案件了,汉克一口闷完杯中的咖啡,事实上如果不是还在工作时间他一定会没日没夜的泡在酒吧,对就是禁止仿生人进入的那个,特指康纳。



“所以,在一个短短的周末里,这个最先进的警用仿生人,因为一个不能再白痴的小偷事件而把自己搞到系统重置?”



“事实上,是部分组件重装后导致的记忆系统暂时性故障。”



汉克没去看右额还转着小黄圈的康纳,这位福尔摩斯脑子里在想的东西他一个凡人懒得去猜,手中的咖啡杯重重磕在桌上,汉克也不指望能听到什么靠谱回答,至少这次修理费不是他出,值得庆幸。



“安德森副队长。”



不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仿生人会说什么。



“他们说我是你的,您买下了我?”



操。



汉克深呼吸一口气压下拿着空酒瓶一个个打爆那群除了嘴碎毫无是处的废物的脑袋的冲动,杀人犯法他还不想因为这个提前被迫退休,仿生人护养真的很花钱。



然后?他要怎么回答才能让自己不像个一把年纪的孤寡老人还跟仿生人谈恋爱过日子的可怜虫?



“对,我买的,副局长特权所以别问。”



命令优先。康纳放弃提问转而分析面前主人的具体信息,五十三岁,身体状况良好,酗酒冲动但近期有减少,午餐是快餐食物,着衣整洁。



缺损的记忆以及部分违和感让他有些困惑,康纳盯着汉克嘴角的面包屑移不开目光,手指不自然的抽动了下,不,仿生人当然没有强迫症一说,他只是非常想抹去那一块,指尖的肌肉记忆几乎还残留着对方唇角的触感。



“安德森副队长,非常抱歉由于损失部分记忆我可能无法很好完成任务,是否有什么我需要写入程序的?”



暂时性故障,对吧?那也就是说这是个超棒的机会去改掉那些他看不惯许久的臭毛病没错吧。



“哦有,当然,有一堆。首先,绝对,绝对不准把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往嘴里放,特别是血液!”



“但我可以随时检测——”



“NO.想都别想,你又不是专门用来探案的…哦操他的你还真是警用仿生人。总之,不准。还有,我不知道原先那条完成任务的指令还在不在,如果在就删了它,删不掉我可以提供酒精,你请客,这就是全部。”



康纳点点头,总而言之不当着汉克面检测血液就行了,程序里的命令顺序末端才是完成任务,现在看来也并不重要。



所以两个人都忽视了就算是局长也无法买下一个警用仿生人原型机的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