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瑞嘉】差别对待

  • 瑞嘉

  • 有部分性转注意

  • OOC注意






嘉德罗斯打破营养舱时全心全意都是废了那个愚蠢的研究院。


少女舞着大罗神通棍所到之处皆成废墟,金黑棍身隔断空气只指那人颈肩。


娇小了一圈的身躯挡不住溢出来的杀气,任谁睡一觉醒来发现性别变了都压不住暴走的心思,更别提是那个暴躁的小王者了。


一切源于一场意外。


本来是定时送来机器检查身体,研究院来人时他正好刚和格瑞打完一场,硝烟和浓重的杀气还缠在武器上,脸侧被烈斩划破的伤口还在刺痛。


本想趁着余劲再干上一架――他对在格瑞身上留下标记这点颇有执念,偏偏那研究院的飞船一声轰鸣直直降落在两人身旁。


很烦,烦到了极点。嘉德罗斯一皱眉揪住另一方领口的力道也松了些,格瑞神色同样不好看,平日里就冷淡的眉眼硬是多加了几分凌厉,但不是对嘉德罗斯的。


圣空星的禁忌研究他不过了解几分,却也知道那群家伙根本没把这个小王者当做圣空星的子民,甚至没把他当人看。格瑞握住少年手腕把对方注意力拉了回来,沉声道。


“嘉德罗斯,你――”


“老大!研究院的人来了!先去检查身体吧――”


雷德一把扑在了两人中间打断对话,黑色宽袖一甩挡住了全部视线。格瑞叹了口气也不想再去接说了一半的话,他松开手把烈斩背到身后转身,说到底也都是圣空星的事他无权插手。


“既然这样,我先走了。”


嘉德罗斯撇撇嘴颇为不满,不过也勉强算是打痛快了,大罗神通棍顺着主人心意化为元力消散。


然后就是,那该死的身体检查。


他转身狠狠瞪了眼还在调试装置的研究员,对方明显是个新来的渣渣,手一滑腿一软就直接跌坐在地上,哆哆嗦嗦的低头行礼。


渣渣就是渣渣,没有实力抱团也不过是个垃圾聚集地。少年大步走到营养舱前站定,周围一圈白色长袍者迅速围上前,他漫不经心的回答着有关身体素质的问题,又在针管液体推入血管时下意识一缩。


痛死了,嘉德罗斯压住暴起走人的心思甩开手躺入舱室,他习惯打架时武器相撞肉体互殴的闷痛而不是这种尖锐的刺痛,于是又抑制不住的想起格瑞来,明明看上去是尖利的人,却意外的柔软。


再醒来便是开头一幕,嘉德罗斯也懒得去听“机器出错”“意外”“很快恢复”之类的辩解,大罗神通棍夹杂着凶猛元力毫不留情把人揍飞。


淦,这怎么办。


少女环臂站在原地,一头金发乱糟糟的垂到腰部,好好的上衣也硬是变成露肩装,更不要说胸前多出来的两坨肉,超碍事啊。


嘉德罗斯发了会呆很快释然,不过是时效短暂的副作用,不碍着打架就成。这么想着她一挥手叫上雷德和蒙特祖玛,不顾两人复杂神色直接往寒冰湖走去。


“.....老大这样,不好吧。”


“.....嘉德罗斯大人的事轮不到我们来评判。”


于是雷德乖乖收了声,想了想还是后退一步走在最后方,不为什么,非礼勿视而已。平日里吃的高热量食物全都展现出了用处,偏偏又不敢提,造孽啊――


所幸很快找到了格瑞,少年如往常一样在寒冰湖附近刷着积分,魔兽一个接一个咣当咣当的倒在地上化成数据。


“格瑞――!”


嘉德罗斯话喊出口才觉得不对,怎么连声音都变了,甜甜腻腻的少女音活把自己激出一身鸡皮疙瘩。


更出乎她意料的是格瑞的反应,平常冷脸来黑脸去的排二愣了一下回过头,居然破天荒的红了耳尖又转了回去,活像是不敢置信一样语气都压的沉闷。


“嘉德罗斯……?!你怎么回事?”


“啊这个,出了点意外。别管这个了来打一架吧!”


“……你先把衣服穿上。”


“啊?”


格瑞只想跟那群不负责的研究人员好好谈一下人生,他倒是没有安迷修一样不跟女孩子打架的习惯,只是这个,衣冠不整啊!


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17岁青春期少年。饶了他吧。


“我说,穿上衣服。”


“哈――?!我本来就――”


“蒙特祖玛!”


于是绿发少女应声拉走嘉德罗斯,不顾少女莫名其妙的脸色直接拉到了小树林里,一边红着脸不停的说冒犯了一边掀起她的上衣缠上了裹胸布。


什么啊,格瑞就在意这个?嘉德罗斯不大适应的按了按胸口,说起来为什么祖玛会听格瑞的,她跟格瑞好歹也是敌人吧?


少女理了理围巾又钻了出来,不管怎样这次总能打了吧。她一清嗓子唤出大罗神通棍,往地上一击宣战。


“行了格瑞,别磨磨唧唧的了,痛快点打一架。”


被叫到名字的少年一顿转过身,反而是松了手令烈斩回归数据,他看了眼对方杂乱的装束叹了口气。


“不打。过来坐好。”


格瑞压着少女肩膀强行被约定过后好好打一场后才让对方安定下来,介于本就相差十厘米的身高又被性转拉大少许,干脆就让嘉德罗斯盘腿坐着,而他半跪在身后,替这个小麻烦整理头发。


他想了想还是摘下手套,指尖从额角把乱糟糟垂在一边的金发往后捋,发色倒是和之前一样,耀眼的灿金,瞳色也是如此,太刺眼了。


刺眼到他想独自占为己有。


“格瑞,你今天怎么回事?”


“别多问。”


行吧,总比我的温柔可是很贵的,这种回答要好。嘉德罗斯算了算时间觉得应该到点了,也不顾长发还在对方手里一撑地转过身。


嘭――


“格瑞。”


他唤道。


果然还是不一样的。格瑞盯着变了回去的嘉德罗斯有些失了神,现在又是他熟悉的模样,柔软的包子脸,星星贴纸和金色的双目。


距离太近了,近到他能在对方眼里看到自己几乎控制不住的感情。


“有事,走了。”


他有些突兀的出言打断,不顾有些发麻的双膝起身快步离开,甚至带上了元力跃上远处冰山。


搞什么,他刚变回来啊,说好的打一架?


嘉德罗斯就着盘腿姿势再次陷入沉思,刚刚还好好的突然跑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事啊....


“靠!格瑞不会喜欢刚刚那个我吧?!”


“不老大,我觉得格瑞喜欢的就是――呜呜呜呜呜!”


被祖玛捂住嘴的雷德表示无能为力,徒留嘉德罗斯一人一脸震惊看向格瑞离开的方向。






end.


没有后续 (。

照例想要评论啊——

评论(10)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