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箐

戳一下看全文
头像来自神仙栗子!!!
沉迷ff14,想要暴打大屁股王子
✨✨✨
喜欢战勇!沉迷西昂!
👐👐👐
喜欢海囚的一切cp!!!钟爱打火机!!!!
入坑晚很悲痛哇💦💦
要来找我玩呀

【瑞嘉】身体交换

瑞嘉。
互换身体,感谢Arthur克的点文。
以及我还是没有学会艾特...
恋人交往前提
ooc注意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树上差一步就要摔下去的感觉实在算不上好。

      格瑞睁眼后就大致猜到了状况,明黄色的围巾被当做毯子盖在身上,也许是睡傻产生的幻觉,他自我安慰选择抬手揉揉眼,然后看见了黑色露指,还带着红叉的手套,格瑞慢慢摸了下左脸颊,果不其然在眼角下方找到一点不同于肌肤的触感,稍微用力星星贴纸就飞走了。

      要死了本体被扯下来了怎么办。
  
      开玩笑的。格瑞从树上跳下来,一旁的雷德单方面的和祖玛聊着天,看到他下来一副很惊奇的样子。

    [诶呀老大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还把贴纸撕了?!]

      ...这要怎么解释,格瑞蹙了下眉不打算隐瞒,简略说了下概况后准备去找呆在自己身体里的嘉德罗斯。

    [哦所以现在在老大身体里的是格瑞啊!那要怎么称呼啊?]

      好问题,一针见血。格瑞仔细思考了下,又想起论坛里各种外号。

    [假的螺丝?]

    [我跟你讲你这样是要失去我们老大的。]

      另一面真的嘉德罗斯还处在睡梦中,强行被生物钟叫醒的他一肚子起床气。

   [搞什么!我...]

     等一等,声音不对啊。嘉德罗斯抬手摸着自己的喉咙,变声期?不对吧变声期怎么样也不会变成格瑞的声音啊,他摇摇脑袋想理清思绪,银色发丝顺着动作垂在脑后晃来晃去。

     变声期头发还会跟着变色的?严重怀疑人生的嘉德罗斯趴下床走到镜子前,然后他看到了格瑞的脸,哦豁,搞了半天原来他在格瑞身体里啊。

      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嘉德罗斯转身想继续回床上睡,睡眠不足会长不高这个后果太严重了。刚回到被窝里又被一阵敲门声惊到。

    [格瑞!格瑞格瑞格瑞!去狩猎吗!]

     是格瑞的那个渣渣发小,大清早去狩猎脑子有毛病啊?嘉德罗斯懒得穿上衣直接拉开门准备拒绝,还没来得及说话又被尖叫打断。

      金捂着脸一连后退几步,平日里这个点格瑞都已经在锻炼了今天难得没出门,他还以为格瑞睡过头了想来嘲笑一下,然后就被秀瞎了眼。

    [啊啊啊啊啊你怎么不穿上衣啊!我还是个孩子放过我!]

      嘉德罗斯看着嗷完就跑了的金,才反应过来前两天他们做的时候在格瑞脖子这咬了一口,估计是留下印子了,真是渣渣,这点事也要大惊小怪。

     打个哈欠准备回窝继续睡,钻回被窝又猛地弹起来,机会啊!既然他和格瑞已经换了身体,那上下位当然也要趁机重调一下。一个电话问过丹尼尔确定24小时后就会换回来,嘉德罗斯打开积分面板在商城翻了翻,不留情的买了一堆东西后又开始浏览一些不是他这个年龄该看的东西,格瑞第一次在下面得给他留下好印象嘛,这么想着的嘉德罗斯连觉都不睡了兴致勃勃的刷着网页。

      格瑞回到住处时恰好和小机器人遇上。小小一个机器球顶着比它大几倍的快递滴溜溜的转,小小发散一下善心帮它拿起货物,签收人方填的名字是格瑞,嗯?他不记得自己昨天有买过什么东西,嘉德罗斯买的吧。

    [里面,是什么?]

     特地模仿了下语调,小机器人吓得整个球都在抖,还在吞吞吐吐的说着这是隐私什么的。

   [嗯?]

     好了,机器球吓瘫了。格瑞维持着凶凶的表情一边感叹,平日里嘉德罗斯到底恐吓了多少机器球啊,也是可怜。

   [嘉...嘉德罗斯大人!包裹里是一些...呃...助兴的药和一些嗯...玩具。]

     现在是来自真的格瑞的凶凶的表情了。

     格瑞抱着包裹进了屋,又从被窝里找到一个睡成一团的嘉德罗斯,想了想还是没叫醒他,毕竟晚上会很累。

      嘉德罗斯一觉醒来已是深夜,他本来没打算浪费这一天的!都怪格瑞,当他陷在柔软的被窝里,带着点牛奶气味,还有一点少年独有的清爽。这让嘉德罗斯完全没法控制自己的睡意。

      好啦,嘉德罗斯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闹钟的时针离12只剩不到两小格的距离,计划不变!

      才怪。刚推开房间门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看书的人,还被自己的脸惊了一下才想起来他们还在互换身体中。

    [睡了一天了,喝点水。]

      格瑞放下手中的书,拿起茶几上的水杯递给刚睡醒的小孩。在嘉德罗斯几口喝完后又慢悠悠的补了句话。

    [你买的那些东西,是糖?刚刚太无聊了我吃了一半。]

     ?!!!嘉德罗斯猛地回头再看了眼时钟,随着咔哒一声,秒针带动时针一起停在了12刻度。

     下一秒他就回到了自己身体里,一阵阵热意从小腹直充大脑,几乎是瞬间就起了反应,真不愧是系统出品的高级货吗。嘉德罗斯从沙发上摇晃着站起来扑向格瑞,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瞪他。

    [你故意的!]

    [嗯。]

      格瑞也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平日里他们之间都是直来直去也不玩什么情趣,这次可是对方主动送上来的。抱起已经开始耍无赖的嘉德罗斯,格瑞腾出另一只手拿起包裹一起进了房间,抱着不能浪费的原则准备都用一遍,不过今晚大概要累着他家小孩了。

     然后一个礼拜没人见过NO.1,下个礼拜所有人都看见NO.1满世界追着NO.2打。

end.

评论(13)

热度(229)